上週末,前民視總經理李光輝從上海回來,與幾位朋友到我家聚餐。席間,聊到電視圈的變化與趨勢,他談及近四年前《商業周刊》訪問網路動畫公司春水堂總經理張榮貴的一段談話。張榮貴當時預言:「將來媒體集團的領導,最上層是網路,因為它最快,而且可以互動,網路下面才是電視、出版等。這樣的改變在十年,甚至更短的時間內就會發生。」當時我們覺得阿貴的談話很遙遠,但李總反問我:「現在,你還會覺得很遠嗎?」

我確實在最近一連串大事件的背後,看到網路斧鑿的身影。

譬如,去年十二月,美國《時代》雜誌集團(旗下有一百五十四本雜誌)的裁員事件。Time Inc.執行長安摩爾(Ann Moore)一口氣裁撤一百零五位高階主管,包括八位副總裁。原因是,受到網路崛起的威脅,《時代》巨人去年廣告大幅下滑。現在,他們正進行大幅度整頓。誰,讓這一百零五位高階主管捲鋪蓋?安摩爾,還是網路!

《時代》雜誌集團只是其中一例,過去這一年,有太多類似事情或數字(消失與崛起)在地球各角落發生。就我,一個傳統媒體的工作者,如今的震撼是:「網路夢魘真的來了!」

所謂「真的來了」,描述的有些酸。二○○○年時,大家都覺得網路時代已經到臨,所以瘋狂而胡亂的因應,結果成熟度不足,網路泡沫化。一個個網路新貴也在雲端摔落,不復蹤影。也難怪當時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如此說道:「大家高估了這兩年網路的影響力,卻低估了網路十年後的影響力。」

網路夢魘,當然是一個狹隘的思維。網路革命是時代與社會進步之福,既得利益者會視之為夢魘,但很多的機會也應運而生。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我們以此為題,由主跑網路多年的記者林宏達執筆。

此外,這期的另一篇重點稿件是,獨家專訪開發金控總經理辜仲。三月二十日,財政部更換開發金控的官派董事長,由林宗勇取代陳木在。開發金一役,官與民、民與民,讓辜仲修足CEO學分,也無怪乎他以「過街老鼠」形容他此刻處境。本篇由副總編輯朱紀中執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