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我在上海聽到前行政院長孫運璿先生辭世,有著難以形容的悵然。回到台北後,我翻看各媒體處理這新聞時,感觸更深。身為媒體人,我們該如何為一個時代的開創者,留下具有歷史價值的紀錄,給後人。我陷入沉思,不知如何著手,於是與《商業周刊》創辦人金惟純與何飛鵬先生通了電話。

一九八七年,《商業周刊》創辦時,孫先生已離開政治舞台,所以社內擁有他的照片不多。在檔案中,很難得的是,攝影主任駱裕隆找到《商業周刊》兩週年慶時,孫資政坐在輪椅上抵達來來飯店會場的歷史照片(下圖)。這已是十七年前的往事。

同時,裕隆又從中研院近史所找到一張民國五十八年的照片,蔣經國、李國鼎、孫運璿三位國家舵手也同在列。

這張黑白照片,是當時很尋常的一幕場景,擔任交通部長的孫運璿陪同行政院副院長經國先生到基隆和平島,參加臺船公司油輪下水典禮。簡單的照片,經過歲月洗禮後,凝聚出大時代的力量與情感。

那是一個具有歷史意義的年代,睿智與無私的從政者貢獻一生給這土地、這國家。

想了想,兩位創辦人決定以「一個時代」為主觀點,分別專文記述。金惟純說:「我們應該向孫運璿那一代說謝謝,向下一代說抱歉,懇求他們再給我們機會,完成這一代應有的任務。」何飛鵬則說:「孫運璿先生是最後一位不受政治污染的技術官僚。」

人,都有謝幕的一天。謝幕時,後人會如何記憶我們,一個富豪?一個政客?還是,一個寫歷史的人。這期《商業周刊》,恰巧從封面故事到右上角、右中的選材,是三位超級富豪,他們各有人生體悟,展現不同的生命力。

從他們與孫資政的不同故事,讓我聯想到《聖經》哥林多後書的一句話:「雖是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當一個生命有深度的人,他能給人們的,遠遠超過表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