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禮拜日晚上,你在做什麼?我承認,偷懶了,原本該核稿子,結果意猶未盡的看完傳記式小說《浪—— 一個叛國者的人生傳奇》,貪看到凌晨兩點半才闔眼。以至於星期一,一早,不太爬得起床。

當我要睡覺時,我的同事攝影張家毓已準備工作,為了一張照片。

他要去木柵,拍一對每天清晨三點就要起床讀書的在家自學兄弟。寒冬三點工作,可不容易。家毓抵達徐宅時,印象最深刻的是,寂靜的黑夜中,兩兄弟拎著檯燈坐在餐廳看書的畫面。尤其,國中二年級的徐家弟弟精神抖擻的問商周攝影:「你不習慣清晨三點起床啊?」張家毓聽後,啼笑皆非:「有誰習慣三點起床啊?」

這張照片,被刊載於本期封面故事「在家教狀元」的版面上。透過鏡頭,讀者可以感受到夜的寒冷與漆黑,這正是他們的父親徐志田的教育態度。他讓孩子遠離學校、遠離電視。每天晚上八點,當許多上班族忙碌的還沒吃晚飯,他們已然結束一天的作息,就寢了。當許多人才剛躺上床,他們卻已起身,開始一天。

徐家兄弟的案例,反映了在家自學的一種類型。選擇在家自學的台灣家長這兩年快速成長,即便如此,在人數與比率上還是遠不及歐美。在美國,在家自學風潮有三十三年的歷史,二○○三年的統計顯示,有超過二%,也就是一百一十萬名學童遠離學校,由他們的爸媽親自執教鞭。

他們不滿自己的孩子,被送入工廠式的學校。他們不滿學校,如大染缸式的,污染他們孩子的心智。所以,他們跳出來,以自己的主張教育孩子。彷彿在自家辦私塾,而每所私塾各有特色。

因為起步早,所以歐美的在家自學類型很多元。我們可以看到,有孩子的教室在非洲大草原上、有人在總統候選人的專機上。自學教材的支援,或者與學校體系的搭配,都比台灣成熟。 可以理解,大部分的父母是無法像這些家長,拿回教育自主權。不過,看別人的故事,想想自己。對於你的孩子,你的主張是什麼?跟隨潮流,補習英文、鋼琴、圍棋……之外,你該更有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