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財富只有一把鋤頭和種子,我到哪裡,可以種可以活,到世界各地都可生存。「錢再多,買不到東西的時候沒有用的。」說這話的人叫周顯榜,他是一個年輕農人。

一年多前,一位室內設計公司老闆帶我認識了周顯榜。她說,那是一個特別的地方,有一個很特別的年輕人。小周住在台北,但在一個荒山上。那天,我們在山徑中繞啊繞,終於在山路的盡頭瞥見一幢與世隔絕的小屋。

這裡是小周的家,地板滿鋪著百年老杉木,很質樸的空間。窗外是山,也是茶。這天,小周導引我們看他的有機茶園,說四季、說大自然的運作、他的理想。他蹦出的話,他做的事,完全不是他的年紀該有的,像是憂天的老頭子。

下山時,我貪心的拔了許多山茼蒿回家炒,從容的享用田野中的美食。一年了,我腦中仍時時想起,那天的山茼蒿、小周的有機拓荒,想著哪一天能在《商業周刊》裡寫出小周的故事。

這時機終於等到,日前的動腦會議上,有人提出「無毒商人」的趨勢。討論題目的過程中,我突然想起小周,總核稿李采洪也遇見過他,也覺得有報導意義。於是,負責本期封面故事「執著」的資深記者李盈穎兩度上山訪問小周。兩次都超過三個小時,小周談興甚高,第二次採訪結束時,已然是半夜三點。在月光照路下,盈穎小心翼翼的從荒山上小路開車回到都市。待她躺在床上,已接近日出時分。

二次世界大戰前,一位德國人率先提出有機的觀念。時至今日,超過半個世紀,全世界有機風潮才開始真正動起來。在台灣,有一群先驅鬥士如小周,他們執著於此大地、於生物的自然律動。閱讀這期商周,你可以商機看待這股全球趨勢,盤算機會;也能以人生價值看待這群先驅者,想想你們的異同。

九月份,永豐餘董事長何壽川在接受《商業周刊》訪問時提到,大病後,餐飲被迫改變的人生思索。他說:「有機,應該是一種生活的態度,不只是食材。」的確如此,看待小周、看待他的荒山……,那股執著的背後不就是生活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