趕完這期《商業周刊》後,我將飛往日本名古屋。原定行程,第一天正是要去看愛知博覽會。這陣子,因為博覽會的關係,飛名古屋的機位都很難訂,尤其暑假將屆。兩個月前,我與怡富董事長章碩麟餐敘時,他津津樂道的提起去看這場世紀盛宴的計畫。我立即告訴他,商周正在籌畫這個越洋採訪。

每屆的世界博覽會展現出當代最重要的發展,與未來發展趨勢。同時,也是全球各國的國力大車拚。也因此,總能吸引全球六十三億人口的目光。

這次愛知之行,文字記者是資深撰述林正峰,他精通英、日文,費了相當多時間埋首研究本屆博覽會;影像部分則是由攝影指導陳炳勳親自操刀。炳勳背著諸多攝影器材與正峰兩人,在有一百零三個館、三分之一個永和市大的會場採訪與捕捉鏡頭。每天步行,腳都走出水泡。累歸累,但回來後,我在這兩位資深工作者的眼中看到炯炯發亮的眼神。

本屆的重頭戲是,古生物——尤卡吉爾長毛象首度現身。想想看,牠在凍原底層被封凍一萬八千年。這一萬八千年間,地球發生好多事:恐龍滅絕了、牠的族類也絕跡了;陸地板塊挪移;人類出現了,不但出現,還登上月球……現在,當你站在愛知博覽會看到這頭長毛象時,牠的背後正敘述著如此漫長的故事。歷經漫漫歲月,觀者怎能不稱奇牠今日的出土。從炳勳的鏡頭,我們能看到牠栩栩如生的皮膚與毛髮。透過正峰的筆,我們了解到不同國家的科學家們正在研究如何複製古生物。

可以預見的未來,生命科學將是全球發展的主流。不只如此,在會場上,也洞見德國與英國在仿生學上的較勁。他們觀察動物的飛翔、生存、活躍,並移轉到新科技的發展,譬如學者發現棲息在南極的企鵝經過四千萬年的演化,所面臨的風阻係數,比火箭還要低二○%;再者,英國科學家也在研究如何讓人類像壁虎般爬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