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CEO的歷史定位,不只在他在任時期的成績,更在於他如何交棒。自己要成為傑出的CEO,容易;但傑出的CEO要找到一個更傑出的CEO,就難了。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企業可以繁榮一時,卻無法一世,關鍵即在:交錯棒。

在哈佛商學院的個案探討中,有一堂專門研究奇異集團如何遴選、培植CEO的課。奇異的創立,始於愛迪生,橫貫百年,靠的就是一任接一任傑出的CEO。為何奇異能如此幸運,總有源源不斷的傑出CEO?答案絕非幸運,而是有心建立一套遴選與培養CEO的系統。

因為最近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交棒予蔡力行的新聞,我找出近三年前《商業周刊》的一篇專訪。這是二○○二年夏天的事,一場專訪後,我們與張忠謀先生吃飯,他談到交棒思維。如今,重讀此文,有許多值得玩味。

這段談話的時空背景是,奇異集團的前任CEO傑克.威爾許的卸任方式引起全球關注,包括交棒候選圈如何運作、交棒圈的大小、交棒的時機點……。我記得,話題就從此切入,當時張忠謀認為威爾許的交棒圈太大、候選人太多、彼此競爭持續多年,讓企業陷入政治化。這是他不認同處。

當時七十一歲的他已在思考此問題,他用了一句名言:「老兵不死,只是凋零」,也就是以慢慢退的方式,淡出企業。張忠謀比較認同英特爾的交棒方式,他舉摩爾定律的發明人Gordon Moore為例:「當年他不當CEO以後,他還繼續擔任董事長,過了一陣子,又把董事長位子交出去,但還是當董事。」舉英特爾的前任執行長葛洛夫的例子,也是循類似的模式。張忠謀研究過英特爾的方式,還親自請教過葛洛夫。

這篇專訪的最後一個問題,很有意思。問:「萬一交棒沒交好呢?」張忠謀答:「交棒沒交好,就再交嘛!老實說,在交棒時期,我是不會一下子就不管事的,所以交棒也不會太離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