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知道,我要向你介紹的這幢別墅,占地有超過一千坪,房子有二百五十坪,地點在美國矽谷。你的腦子會期待性的跳出什麼畫面?

實際的答案,可能與你的想像有很大落差:芒草。

如此野生的植物,遍山皆是,何須引入別墅?我不懂,我也好奇這個主人的想法。

這期商周生活專刊的封面主題是:「獨居幸福主張——一個人,也可以過好生活」,報導了三個案。第二篇的主角陳澧,就是在豪宅種芒草的人。原諒我用了「豪宅」兩個字,我其實不喜歡用這樣的字眼去形容大房子,因為「豪」這個字,簡化了主人的內涵,好像住豪宅的人,都只有闊氣。其實,不然。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的朋友JOHN提起他的老闆陳澧、他的故事、還有他的家,勾起我很深的好奇。於是,商周主筆李采洪飛了一趟美國去拜訪這位矽谷的創業家。踏入陳澧的家,歡迎你的就是你在荒山上常看到的狗尾草、芒草。突兀中,有一些符號與訊息在傳遞。

李采洪的文字如此寫道:「有些人生命看起來是繁華熱鬧的,但內心底層卻怕繁華,陳澧大概就是這種人,『我喜歡芒草有點滄涼的感覺。』」陽光加州下,陳澧不要他的家滿是翠綠,他要讓黃褐色的芒草隨著風流動,成為他庭院的主題。在他選擇芒草的同時,他也選擇了自己獨住的生活。這麼大的房子,沒有女主人,也不需要任何一個僕人,自己洗衣服與煮菜。

他曾經度過一年飛二、三十趟旅行的高壓生活,他曾經有過一段婚姻,在創業成功後也擁有許多人企望的財富,但是步入中年之後,他選擇在全球的科技重鎮——獨居,他享受一個人的滄涼,也安於如此的寧靜。這是另一種人生。

去年的感恩節,十四歲的女兒與他共度。這天,他下廚煮義大利麵,慢慢的熬番茄醬,還燉了一鍋排骨湯。這就是父女倆的盛宴,簡單與寧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