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份時我到清邁度假,滿城怒放的九重葛,讓我大開眼界。九重葛是全日照型的植物,一旦陽光充足,它就火紅熱情,不容一片綠。台北時有陰雨,所以九重葛開花時寥寥幾抹紅。

在清邁不然,在鄉村野地、民間小屋前、大飯店、公路兩旁,處處奔放,爭奇鬥艷。整個城市就像是一塊大彩布,單單紅色九重葛就可細分為正紅、粉紅、紫紅、磚紅、橘紅,還有白色、橙色……,彷彿大自然的顏色博物館。過去,我在台灣,並不知道九重葛的面貌還能如此多樣。

真是,一種花,一個新世界。
花的世界如此,人類的世界更是如此。很多我們覺得稀鬆平常之事,近觀之後才發現有其豐富面貌。從上期開始,商周隨書附贈《生活專刊》,報導「講究的生活,講究生活的人」。本週我們談派對學,從三場派對切入,談請客之道。

請客,是中國人常有的互動。回想我們自己當客人的經驗,在無數次受邀經驗中,哪一次讓你至今難忘?它讓你難忘,是因為主人的善於款待,還是場地的稀有性,或是餐飲的特殊安排?或者,你根本想不出來任何一場。狗仔隊盛行後,重視隱私的台灣名流開始流行在家中宴客。回到家中請客,成為一種新時尚。過去年代,在大飯店請客顯示主人的排場。逐漸的,對於外食頻率很高的台灣人而言,餐廳宴客的形式越來越制式,也無新意,商業應酬濃厚。

於是「把客人請到家裡來」成為一種新主張,因為不論是主客間的互動、情境的隨意性、展現主人的風格、時間的自由性、兼顧家庭成員,都比在外宴客佳。尤其,當這批客人是你想深交的朋友,根據我的經驗,在家裡宴客一次,效果抵得過在外宴客兩次。

當然,在家裡宴客的勞師動眾程度遠大於在餐廳。而且,它赤裸裸的呈現出主人的餐飲品味與生活主張,展現的是職場或商場外的另一面。深入之後,你會發現在家請客並不簡單,這期的《生活專刊》派對學是一個開始,你可以看到不同主人如何用心籌畫一場讓客人難忘的筵席,裡面處處是學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