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冷的一月,《商業周刊》的四支越洋採訪隊伍就陸續出發。

第一支往北飛到俄羅斯,在零下二十度的雪地裡採訪,今年他們在飛機上度過除夕夜,也在飛機上迎接開春的第一道曙光。

第二支往西飛,到印度,他們脫下一件件的厚重外衣,馬不停蹄地奔波於炎熱的新德里等多個城市,並且見識到赤貧與驟富並存的新興國度。過完年後,第三支隊伍往南飛抵巴西,在擁有全世界最多礦產與最多貧民窟窮人的國家,採訪他們的蛻變。第四支隊伍在二月底飛往中國大陸,進行《商業周刊》第N次的大陸採訪。

同時出動四支隊伍,飛抵歐、亞、美洲,這是台灣雜誌史上少見之舉,它所牽動到的前線作業與後勤支援龐大。然而,它背後更大的意義是: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金磚四國」崛起的世界新趨勢。

BRICs是合組上述四國英文字首的新創名詞,與英文磚塊的發音近似,我們因此中譯為「金磚四國」。這觀察源自於高盛證券在二○○三年底的一份編號九十九的報告,近兩年,這份報告在國際間與跨國企業的內部會議上,已發生關鍵性的影響。因為,它在傳遞: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樣貌。從現在起,到二○五○年將逐步改變。

這是一件重要的改變,但它不像大海嘯如此來勢洶洶,所以被人們忽視,特別是台灣媒體。然而,它改變的速度,不會因為我們的忽視而停止,這是最讓人憂心之處。有鑑於此,《商業周刊》籌畫了半年,從本期正式推出「金磚四國」專輯。

「九十九號報告」,表面上談的是遙遠的世界變貌,但它影響的層面既廣且深,從國家元首到小老百姓。如今的世界,彈指間,就能發揮跨國與跨洲際的影響。你的賠錢、失業,或賺錢、升官,可能是因為半個地球外發生的事所導致。沒有人能自外於此。

台灣是一個島,沒有鄰國。如果外人不來,我們又不出去,這裡就會成為孤島,一座海中的孤島。孤島,聽來危言聳聽,但面對一個全球第一大經濟體的崛起,台灣真的越來越像鎖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