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期《商業周刊》的重點,恰巧是兩個美麗女人的故事,一位上台,一位下台。

下台的是惠普(HP)的執行長菲奧莉娜,她締造了許多紀錄,就是無法證明她是能開啟惠普新頁的領導者。一位明星執行長,搭乘專機,受到全球風靡,回到公司卻無法贏得員工與董事會的心,最後黯然下台。菲奧莉娜與葛斯納一樣,都是外部的空降者,都扮演改革者的角色,下場卻迥異。菲奧莉娜終究無法如葛斯納,成為扭轉IBM的英雄。她犯了什麼錯?誤判了情勢,還是過於自戀?這期《商業周刊》,經研室主任賀桂芬與資深研究員楊少強有深入的分析。

封面故事<一百零五分的人生>談的是另一個女人吳欣盈。吳欣盈是台灣商場的新面孔,她如今的頭銜不重要,她是「誰的女兒」才是重點。她是新光金控董事長吳東進的長女、新光集團創辦人吳火獅的長孫女。

她雖然只有二十六歲,比我們大多數的讀者年紀都小。但年輕、漂亮、有錢、有權,是老天爺送給她的禮物。她無法想像如果沒有錢,會是怎麼景況,因為她們家已經富裕三代,某種程度算是貴族。她從小讀美國學校,長大後被送到衛斯理學院求學,當蔣宋美齡與希拉蕊的小小學妹。三年前回到台灣,當她父親的特別助理。當然,這職務是過渡。否則,哪一個特助還會配有司機與秘書?

吳欣盈才剛剛上台。她是大姊,他們家有三姊弟,妹妹被安排在新光人壽擔任董事,弟弟吳昕東(吳東進的獨子)在新光保全擔任董事。在中國重男輕女的文化下,吳欣盈竟被放置在父親身邊,耐人尋味。

對於一個還沒歷經過景氣大風浪的企業家後代,如今談接班都太早。商場之事多變複雜,也絕非初生之犢能體會。雖然他們從小就被高度期待要有「超滿分」演出,但溫室與戰場,差異很大。十幾年前,我們看台灣的第二代企業家們一個個上台,而後亮出差異很大的成績單,清楚的說明,優秀的企業家不是來自於繼承。也因此,如今有些企業後代不再承接家族企業,要編寫自己的人生劇本;但有些第三代企業家則背負家族使命,陸續躍上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