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社會學家布爾迪厄(Bourdie)說:「一個人所擁有的社會資本,端視其可動員的人脈數量而定。」他把資本分為三種型態:一,經濟資本,指所擁有的財富;二,文化資本,指一個人的生長環境與教育資源;三,社會資本,指人脈資源。

二○○二年時,《商業周刊》曾經製作「人脈存摺」的封面專題,引發很大的回響。過去,人脈,在中國人的社會是放在桌子底下談的事,攤在陽光下講顯得權謀。「人脈存摺」專題說出人們心中的好奇與探索欲。時至今日,再談起人脈學,一般人再不像兩年前如此遮掩。今年一開春,就有兩場展現人脈的大場面。

一場是一月四日,高盛證券亞洲區副董事長宋學仁與藝人張清芳的婚禮。賓客並不多,但個個是重量級人物,兩岸三地的巨頭雲集香港,給足宋學仁面子。宋在商場的評價很兩極,多數人的感覺是他看高不看低。也就是,他對於無心經營關係者,絲毫不會浪費時間。有人因此以台語「人蔘味很重」來形容。這句話的另一面是,他很專注、聚焦於他想經營的人脈。這樣的經營實力,在他的婚禮上,充分展現出。你想想看,台灣科技業四巨頭張忠謀、郭台銘、林百里、施振榮要聚集都不容易,更何況再加上對岸的柳傳志與楊元慶。

另一場是一月八日晚間,首屆的「長春藤聯盟政經名人之夜」,地點在台北。這是美國哈佛等八所名校校友的年度大聚會,當天主人是遠東航空董事長崔湧與前中華開發總經理胡定吾。不過,與其說是他們兩人,還不如說是一群剛要冒出頭的企業家後代。

這些王子與公主們,包括台灣五大家族「板橋林家」後代林知延、新光金控董事長吳東進的女兒吳欣盈,甚至台灣首富的孫子蔡宗憲等人都出席。這是一場豪門式的晚宴,小禮服、香檳、佳餚……,上流社會的大拜拜。在這裡雖然經營不出深刻的人脈,但是對初生之犢是有其意義。穿梭於其間的人們在尋求人際的新可能性,也在經營人生的另一張門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