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電掏空案不但是台灣有史以來金額最大的掏空案,也創下許多紀錄與問號。

紀錄一:關於,人。這位有通天本領的「小偷」竟是帳房,不是董事長。

紀錄二:關於,局。這「搬錢」騙局綿密,一層又一層,彷彿建造一座深入地層的地宮。不但虛設紙上公司,連紙上銀行都可以編出來。而且比中華民國外交部的步伐還快,在太平洋的小國萬那杜布置出他的「洗錢營運中心」。

疑問一:關於經營面。為何一位財務長「偷」走公司一七一億,執行長會不知情?

我相信,今天我們看到的任何果實,絕非偶然。一起重大掏空案的背後,就像一串長長的地瓜藤蔓,一節一節,都有許多成因。回頭看太電案,也絕非是「一道閃電意外打死一個路人」的偶然。

這期《商業周刊》,在副總編輯張毅君的領軍下,主筆江元慶與記者盧怡安聯手採訪,完成本期的封面故事「錢‧密碼‧詭計」。商周採訪小組深入調查這起太電前財務長胡洪九的世紀騙局,也製作了由一百四十六家幽靈公司構建的迷宮地圖。說實在話,讀者們,您別太認真研究這張圖,因為它真是很龐雜。要搞懂,不易。也正因如此,我們敬佩的看到一個富正義感的年輕檢察官,在迷宮五百天的日子,鍥而不捨。他重新燃起台灣人公平正義的火把,與人們的希望。雖然,起訴只是案子的一個起點,但我們看到執法者的勇於任事。

這期報導同時也讓我們看到一家上市公司的危險。持平而言,胡洪九再怎麼處心積慮,如果沒有孫道存的放縱,他成不了事。過去,孫道存認為,這叫做授權,在他風光時,他的領導風格也傳誦一時,成為楷模。如今竟成為最大的諷刺。

深如大海的胡洪九,外人很難一窺他的心情。幾次專訪,他都如一隻優雅的狐狸般,彷彿事不關己。

這篇報導,沒有探討到的答案是,胡洪九的內心究竟如何看待孫道存這批第二代企業家?同時,在公司經營上,孫道存到底給了胡洪九多大的誘惑?這是一堂所有的CEO的警示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