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迪士尼台灣區總經理Rudy是鄰居,我們倆在正式場合沒碰過面,見面時都在短褲拖鞋的場合。前些時候,聽他說要到墨西哥蓋房子,我說,幹啥啊?他說,迪士尼全球二十八國的地區總經理要在那裡蹲三天,合力蓋三幢房子,送予當地人。提瓦那(Tijuana)位於美墨邊境,從美國聖地牙哥開車過去,三十分鐘就可抵達,甚至不用簽證。十幾年前,我去過那裡,印象所及就是貧窮與髒亂。迪士尼的總經理們這次聚集該地的意義,不只是蓋房子,重點更在於「合力」。

如果你是這麼龐大的集團的CEO,你會如何看待此事?讓這麼多的總經理放下手邊工作,飛越半個地球,值得嗎?但在迪士尼總部的價值天秤中,認為換得的「群體」共識,價值更高。

中國大陸作家成君憶的新作《孫悟空是個好員工》,在大陸書市引燃討論。這本書也在談「團隊力」。既然孫悟空是一個厲害的員工,他能七十二變,為何取經之途,還少不了豬八戒?

團隊合作之於這個時代,有新的意義。過去的團隊合作,多只是在勞力層次,然而我們看到越來越多的卓越企業,他們打出的是腦力團隊戰。腦袋瓜子又不是筷子,無法硬綁在一起發揮力量。如何讓長在不同人頭上的智慧,合力,匯成一股力量,這是知識經濟時代的大挑戰。

事實上,我們也在卓越的公司中,看到他們從人才篩選、利益分配、跨國家的人力支援、企業文化的形塑,都已經在調整。舉例而言,你看得到一位基金經理人操作績效傑出,但你看不到後面支撐他傑出的後勤作業;正如同,你看得到3M研發專利人員的優秀,但你並不知道他們幕後的支援系統。

同樣的,您在閱讀《商業周刊》時,可能也不知道每期每篇報導的刊出,隱身在記者背後,有一套工作系統與一大群協力的幕後工作者。因為他們,讓《商業周刊》的報導,不會因為出自年輕的記者,或資深記者,品質產生太大的落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