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見到我的第一個直覺是:「這麼年輕的總編輯?」他們接下來的好奇是:為何如此幸運?

這樣的問題,常讓我很窘迫。我不知道,我算幸運嗎?外人看或許如此,我只能說,沒有一絲僥倖。

因此,副總編輯孫秀惠興致勃勃的跟我提到一本談幸運學的新書時,起初,我沒什麼興趣。但她說,這是由兩位西班牙經濟學家研究三年後完成的一本寓言書,並且轟動歐洲與日本。我的眼睛才為之一亮,這兩位西班牙先生太有趣了!我想起《誰搬走我的乳酪?》裡兩隻老鼠,引起的職場話題。

這本寓言書《Good Luck,當幸運來敲門》述說,黑武士與白武士尋找森林裡的四葉幸運草,探討幸運為何物。兩人的態度不同,前者一路「尋找」幸運,後者卻是「創造」適合幸運降臨的環境。白武士詮釋了幸運的新義。作者費南多‧德里亞斯迪貝斯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說:「成功這個字在西班牙文是『Exito』,它源於拉丁文的『Exitere』意義是出路。成功就是一個人能夠不斷從現有的狀態,轉變到更好的新狀態。幸運是接受了一次改變而得到的好結果,但從幸運到成功,則是一家企業隨時準備好環境,等待迎接改變。」這期《商業周刊》我們打破傳統,讓一篇寓言為封面故事的主題。

截稿日碰到艾利颱風來襲,後製同仁在辦公室加班,一夥人埋頭苦幹之際,創意總監丁海權換上靴子出門,我問他,幹啥啊?他說,出門找幸運草。我沒當真。一盞茶的時間後,他回來了,濕答答的身子拎回從建國北路找到的三株巨型幸運草。我笑他,真是瘋子!他解釋,我們原本拍攝的幸運草太小,他想再試試看,在台北市尋尋覓覓後,終於在一處停車場內發現一叢雜草。我從沒見過這麼大葉片、像桃子般大小的幸運草。他說,要夠大的葉片,拍攝後的葉脈紋路才會漂亮。我本想說,他真幸運,可以找到這麼大的幸運草。話到嘴邊,便吞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