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先生最近回江西老家尋根。他的父親離家半世紀,再沒回去過,如今故鄉人事泰半凋零。父親年歲大了,記憶已模糊,老家在江西「上頓渡」,這是一個村,還是一個鎮?原本一無所悉。我先生就憑著兩個不太完整的親友名字,一路追尋。終於,他找到從未謀面的親人。回鄉的旅程,如探索生命源起的過程,他眷戀的拾起老家老井旁的石頭,他興奮的回到父親就讀的中學。探索的過程,他發現父親過往的傷痛,也恍然大悟:老人的沉默與寡歡。

回到河的源頭,回到生命的起點,都能探索到根本。事情的發展,由其根本,可窺未來。從上述一個感性的故事,看到生命的軌跡與必然。轉換到職場,在每一個職場生命的開始,那是一個社會化的肇端,也都有決定性的必然。一次飯局,台灣大哥大財務長鄭慧明套用財務上的決策樹(Decision Tree)概念,談人生,十分有趣。他說,每一個人的人生都有一棵決策樹。人的一輩子會有許多決定要做,不過只要把握其中的五、六個重要決定,就能夠有好成就。慎重找第一份工作,就是其中之一。

如同小孩,三歲定終身。一個人進入職場,那是如何開始,格局的奠定就在當下。

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格局」,由記者鄭呈皇與林孟儀執筆,他們探訪許多成功企業家的職場生命源頭,不同的故事發展竟有相似的源起。他們在年輕時,形塑他們的起點,都在培養日後的造艦能力,這包括視野與做事的高標準,這是一個人能持續成功的關鍵。非常多年前,華晶科技總經理夏汝文出入美國全錄公司時,他只是一個新人,但公司就配給他一台約當他年薪兩倍的電腦。全錄告訴他,世界最新科技是何樣貌。雄獅旅行社董事長王文傑也是透過第一份工作,見識到全球一流旅行社的高規格。

於是,我也好奇的探索起周邊的人,分析起他們的職場格局與根源。很有意思的發現,有一些人的不正確價值觀,或者格局無法開展者,確實始於最初的工作環境,爾後主管想要大幅度調整都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