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人可能還在風花雪月,少年不識愁滋味,但總統府副秘書長陳哲男已經想要到九份淘金。民國四十年代末,他剛從師範學校畢業,就想申請到有「小上海」之稱的九份教書。他說,九份生產黃金,到那裡教書之餘,也能淘金。這是陳哲男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的陳述,我看完專訪內文,大感有趣。

其一,當《商業周刊》主筆江元慶問他,為何當了九年公務員,財產快速暴增?他的回答是:第一,因為他有一位善於投資的老婆;第二,有孝順的兒子拿錢給爹。這讓我們不知如何接口。你似乎不能質疑他兒子的「孝順」,也無法挑戰他「有商業頭腦」的老婆的不是。陳哲男甚至說:「如果我自己操盤的話就會賺更多。」

我想,我們的總統連自己的老婆買股票的事都管不了,當然約束不了部屬的妻子。我不懂,我們的大官們為何不能用更高的道德標準約束自我?

陳哲男解釋,他財富遽增的另一個原因是,早年沒有據實申報。也就是說,他其實很有錢,但少報了。他振振有詞的說,當時大家都是如此。這讓我更是一頭霧水,原來,當我們質疑企業家們未誠實揭露財務報表時,中華民國的政府官員也不把誠實申報財產當一回事。

誠實,這件事,到底在台灣有什麼用?

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是:「誰撒謊?」一方面,除了深入探討陳哲男的崛起;另一方面,副總編輯張毅君等人也飛到澳門,獨家專訪被通緝中的陳由豪。採訪地點選在澳門,這是陳由豪方面很快就決定。但訪問時間的敲定,一直未定。全台灣的媒體、藍綠營的政治勢力都在找陳由豪。讓這專訪幾經波折,諜影幢幢,我們幾乎要放棄了,事情又峰迴路轉。

因此,稿件幾乎到雜誌要送印刷廠製版的前一刻才傳回台北。攝影翁挺耀也在澳門拍完照後,即刻飛車到機場,搭商務艙回台北,讓美編能製版。

遺憾的是,陳由豪雖然接受專訪,但對事情真相的釐清仍多有保留。未來,或者在檯面上,或者在檯面下,他還會持續出招。商人還是厲害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