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威盛電子會繼續發薪水給一位離職員工達三個月?十二月八日晚上商周獨家專訪因商業間諜案被起訴的威盛電子董事長王雪紅。記者直指核心:「不客氣的講,像你們這種高科技公司,一個人沒辦離職手續就不見,你們也沒去處理,就常理,這是讓人無法接受的說法。」王雪紅回答約六百字的說法,很長,但還是無法說服人。檢方也同樣沒被說服,因此在起訴書上寫著:「犯後不知悔改,猶飾詞狡卸。」

王雪紅不是別人,而是「經營之神」王永慶的女兒。他們家族兩代的成員,一個個都是上市公司老闆、都是生意精,她會連最起碼的員工離職都無法管理?讓人匪夷所思。

這件事引發問題的兩個層次思維,其一,王雪紅真的不知情嗎?或者,這家會繼續發薪水給離職者的公司,內部還隱藏多少不為人知的管理弊端?這樣的CEO還適任嗎?值得小股東信賴嗎?

或許,王雪紅與陳文琦的職權該分開談。王雪紅承認,她的丈夫陳文琦該為未妥善處理主管離職程序負責。

回到先前兩層次思維的探討。如果說,王雪紅知情卻公開否認,這就是誠信問題;如果,身為董事長的王雪紅未處置總經理管理失當而導致公司商譽重創的危機,就是王雪紅的失職。不論是陳文琦失職,或王雪紅失職,都衍生出適任問題。

這期《商業周刊》,主筆郭奕伶重回採訪線上,並與另一位主筆、司法線上悍將江元慶連手,以深入筆觸剖析這起商業間諜案。

除了王雪紅與陳文琦夫妻外,最近另一位引人不勝唏噓的人物是英業達副董事長溫世仁。

溫世仁從中風到辭世,不過三天,讓人錯愕。他雖然已經淡出英業達,卻退而不休的忙碌於明日工作室,四處飛行,旅館與飛機上才是他的家。他走了,刻意留下許多著作,但在人生旅途終點卻來不及與友人告別,恐是始所未料。

台灣工作族的腦力超負荷,是普遍的社會問題。《商業周刊》記者楊蕙菁在本期有深入著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