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梁家駒多年,當時他還是南山人壽總經理,後來他因故離開台灣。再見到這位香港先生,他已轉換身分為英商保誠人壽大中華區代表,積極要在台灣買壽險公司。一九九九年,在他手上促成台灣第一宗本地壽險公司易主案,黃世惠脫手慶豐人壽給英商,並且被更名為保誠人壽。如今,梁家駒是保誠人壽大中華區執行總裁。

梁家駒在台灣的普遍知名度並不高,卻是少數讓我尊敬的商人,我指的是他的樸實、正直與真性情。他有兩個故事,讓我印象深刻。

其一,是談到母親。因為他經常商務旅行,無法在香港多陪相依為命的母親,讓他很歉疚。有一次專訪,他談到母親獨居香港的孤寂時,他的眼眶甚至泛紅,並且陷入沉默。那個吵嚷的時空,霎時冰封靜止。

還有一次,我們閒聊,他在台灣的休閒生活,我才發現這位國際專業經理人的上下班,不是大賓士車,而是搭捷運,或計程車。

最近梁家駒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談到,他將去職。《商業周刊》記者問他:「為什麼一定要離開?」他回答:「當你吃飯無憂的時候,總是想積極做些有貢獻的事情嘛!那什麼叫有貢獻?就自己評估啦!」做些有貢獻的事,有些人說起這話顯得矯情,不過,我想這是梁家駒心底的聲音。

人,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渴求。每一個當下,你都可以看到商場上進進出出的人,追求不同的人生意義,為此搏鬥。在中國大陸市場,許多富豪的心情顯然是迥異於梁家駒。

如今的中國大陸,每天都會有新富豪誕生,每天也都會有人陣亡。「大陸現在大家都不怕死,只要能賺錢就往前衝,就像恐怖分子,比恐怖分子還可怕,身上綁著炸彈,不僅炸死了自己,還炸死了周圍的人!」這是大陸富豪、在美國上市的亞信科技董事長丁健描述大陸企業家競爭的慘烈程度。即便如此,許多人還是拚破頭,往前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