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月前,編輯部醞釀要製作女力抬頭的專題報導,當時我並不十分感興趣。因為,我所成長與工作的環境都無性別歧視問題,所以對女性議題並不熱中。不過,編輯部的兩位未婚傑出女同仁─副總編輯孫秀惠、主筆黃惠娟倒是興致勃勃,也發掘到一些有意思的探索方向。於是,組成一支六人工作隊伍:一位記者、兩位研究員及三位攝影。由黃惠娟擔任採訪召集,她的行跡從台灣出發,到芬蘭,到韓國。三位攝影則分別飛往上海、赫爾辛基、漢城,攝取鏡頭。

過去,台灣媒體不是沒處理過女性議題,但是格局與前瞻性稍嫌不足。然而,女力抬頭已經成為全球趨勢。今年五月,美國《商業週刊》就以此為封面主題〈THE NEWGENDER GAP〉,探討女性在高等學歷的受教人數已領先男性現象。其實,不只如此,美國的前四百大富豪調查中,今年度女性富豪的平均身價首度超過男性。

這是非常歷史性的一刻,因為在經濟舞台上,美國女人已經取得主導權。其實,從惠娟及資深研究員楊少強的研究中發現,女性在世界政經版圖上已有顯著性的躍升。至此,我對女性議題的冷漠,開始被勾動。

雖然,即便全世界女力最強的國家冰島,男女也尚未達到平權。也就是說,雖然女人在世界的人口比例上占一半,但她們在世界上的任何一個國家,都還無法達到平權。但是,這十年來,透過教育革命釋放出來的女力,已改變世界的樣貌。

目前,全世界一百九十二個國家中,有十二位是女性元首。行文至此,我還在斟酌要用「已經」十二位,還是要用「才」十二位來形容這現象。十二位,其實占不到六%,比率非常少。但,元首,代表政治力的最高權力代表,女人要與男人在這麼高的位子平起平坐很不容易。如果以此角度思考,其實十二位女元首的數字,雖然是一小步,但已經是關鍵性的一小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