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一整個禮拜,我在瑞典。回台灣後,聽同事說,有一位重達二百七十九公斤的年輕人,因為胖得出不了門,而動員起重機及二十位警消人員,才能送出門就醫。後來,我翻出舊報紙,看到這事成為頭版新聞時,不禁莞爾。

胖子無法出門,竟然會成為頭版新聞,這代表什麼社會現象?

全世界有多少人太胖?根據國際肥胖任務小組的統計,答案是十七億。台灣有多少人太重?答案是六九九萬人。看到這兩個數字後,你就不會訝異,肥胖會被世界衛生組織列為全球疾病。也不吃驚,胖子無法出門就醫,會變成頭版新聞。

此刻的台灣,是一個〈超重的台灣〉。《商業周刊》的創意總監丁海權在封面設計了一個肥胖的台灣,做了有趣的嘲弄。

造成〈超重的台灣〉的元兇是,多油、高糖、高熱量的飲食,〈超重的台灣〉衍生出許多致死的重大疾病,包括腦血管疾病、心臟病等。不僅如此,《商業周刊》主筆李采洪在追蹤這個專題時更發現,肥胖與貧窮的關係度,更高於富人。在台灣,中研院一項研究發現,原住民喜歡喝酒,而一公克的酒精就能提供七大卡的熱量。在美國,窮人只吃得起漢堡,又較沒有減肥觀念,因此肥胖容易上身。

白領越來越重視健康與生活的平衡,因此《商業周刊》在本週深入探討現代人的文明病——肥胖。

除此之外,本期《商業周刊》深入探討兩位焦點人物:突然宣布退休的怡富資產管理台灣區負責人宋文琪,以及正式接班的第三代企業家許育瑞。

許育瑞是前台視董事長及國賓飯店董事長許金德的外孫。大約十年前,許金德過世時,《商業周刊》曾經以女兒接班為題,報導許淑貞女士。那幾年,台灣商場最常探討的議題就是第二代接班。不過,在重男思維下,台灣商場少見女企業家,許淑貞是其一。近日,許淑貞女士也辭世了,由其長子許育瑞接掌。當《商業周刊》再度記錄這個家族的傳承時,身為媒體人的我,不免有歲月滄桑的感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