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這篇稿子時,陪在我身邊的是一杯冰咖啡。像我這種喝咖啡會心悸的人,一年都不知道要喝上多少杯咖啡,更遑論那些喝咖啡成癮者。曾幾何時,西方的咖啡已經成為現代東方文化的一環。

一百年前,倘若中國人的面前放的不是一壺茶,而是一杯咖啡,那讓人多吃驚。就如同你很難想像,一百年前的一位西班牙鬥牛士或者日本藝妓拿大吸管喝珍珠奶茶吧。

不過,這個畫面在今天卻已經是正在發生的事。你大概從沒想過,一顆顆斗大的粉圓所代表的新台灣文化,已經飄洋過海賣到全世界四大洲,包括亞洲、歐洲、美洲與澳洲。把珍珠奶茶賣到西方的是一群並不具高知名度的小商人,我稱他們為台灣的「新○○七」。

台灣是一個需要世界舞台的島,以前、現在、未來都需要。

過去,台灣在「MIT」時代,商人們提著一只○○七皮箱到全世界做生意的精神,創造出台灣奇蹟。不論你到多遠的國家,在多冷門的航線上,總能聽到熟悉的台灣國語。

如今台灣的另一種商品行銷模式正在萌芽,賣的不再是廉價勞力,而是知識財─複製開店成功的know-how,這是連鎖業者的極大價值─收取加盟(代理)權利金。

以台灣7-ELEVEN為例,一年的加盟權利金收入就將近新台幣九千萬元,而且逐年增加中。如果放大到跨國連鎖企業,其權利金更是驚人。

台灣人開始跨國賺知識財,讓人振奮。這代表台灣商品的獨特性、管理作業的標準化……展現成績。

最近,商周資深記者曾寶璐到訪高雄,她不解的看著由「水、牛奶、糖」混合而成的雪花冰磚,竟然能外銷到東南亞。她發現傳統的飯糰能變化出上百種口味的背後,是中小企業老闆余政隆三年來萬里尋米的故事。

台灣的小商人們不一樣了。許多的驚歎號,你將會在本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中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