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的房間,你要是敢碰任何東西你就死定了!」「我打賭你絕不敢對著那個人大叫『白痴』!」

現在有「一種人」與「一種現象」,你一定要知道,否則就落伍。我這裡所謂的「一種人」就是上述話語的產生者「吞世代」(Tweens),一群八到十四歲的新世代。走筆到此,你的第一個疑問可能是:「這群毛頭小子何足輕重,大驚小怪!」第二疑問:「他們『吞』什麼啊?」他們「吞」什麼啊?想像一個抽象畫面,一個張大嘴巴的孩子,吞盡大量電腦、電視廣告。再想像一個畫面,一個小孩手上拿著大人模樣的快樂木偶。把這兩個畫面一連結,解釋所謂的「吞世代」,這是一群擁有連結全世界資訊能力的孩子。根據研究,當他們只有二歲半時就能將商標與特定公司名稱聯想在一起,三歲時就能用畫筆畫出品牌。他們長時間沉浸於電視廣告、網路世界中,成為一群訊息小專家,因此養成強烈的消費主張性。

Tweens世代是由全球品牌教父馬汀.林斯壯(Martin Lindstrom)在最新著作中所提出,我們將其中文譯為「吞世代」。在本期商業周刊以封面故事的大篇幅報導此「吞世代」的面貌與影響,由資深撰述黃創夏與資深記者李盈穎共同製作。

除了你該知道的「吞世代」外,台灣社會的「台灣霹靂火現象」也是你不知道會落伍的。「台灣霹靂火」是高諷刺性的成功商品。它以很低廉的製作成本、很簡陋的布景,加上低知名度的演員,卻成就一齣轟動全台老中少階層的連續劇,而且帶動台灣許多流行語。有一兩次我試圖看完一整集,最後總因為受不了它的粗俗,而轉台。我以「粗俗」,形容一部廣受歡迎的連續劇,其實簡化了問題。一部能賣座的連續劇一定與當時社會上大多數人產生共鳴,也代表當時的社會脈動。如果我們以過去的思維,就會看不透「台灣霹靂火」的共鳴是什麼?我想了很久才發現,這應驗過去一位趨勢專家的預言,台灣將走上「八卦、低俗、本土化」。一個高度壓力、高度競爭、高度失業率的社會,會把生活其中的人往兩端推去,一端是無止境的追求競爭力,另一端則需要極度放鬆。「台灣霹靂火」的罵人台詞舉世無雙,讓民眾找到壓力宣洩口,我想這正是它將「低俗化」特質,發揮到極致。平心而論,有其不易之處。這期商業周刊,記者林孟儀有相關的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