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的五月份,國民黨產的風雨傳聞不斷,《商業周刊》曾經專訪劉泰英,當期並以劉為封面人物〈劉泰英,獨家透露安排李登輝退路全盤計畫〉。當時,他有一段有意思的回答:「五年來,各界對我的批評,哪一樣是事實,如果是事實,我馬上下台一鞠躬,甚至切腹自殺。」

五年後的今天,《商業周刊》再度以劉泰英為封面人物,標題是〈錢與囚」」劉泰英的現代啟示錄〉,執筆者是《商業周刊》總主筆李美惠。李美惠觀察劉泰英的時間超過十年,從他還是學者、權傾一時到如今遭檢察官起訴十六年,這一路走來,台灣的記者圈中能精闢寫出劉泰英大概少有人能出其右。雖然很多人認為,民進黨時代會有「複製劉泰英」的現象,但她認為劉泰英是特殊時代的特殊現象,不可能複製。

回顧劉泰英的半世紀際遇,一個來自苗栗的窮孩子因為擔心沒錢讀大學,而將志願多數填寫師範學院,唯一例外是第一志願,結果竟然考上第一志願台大經濟系。這個極度聰明的鄉下孩子,後來成為傑出的學者,又成為李登輝總統時代當紅之人,他可以掌控數千億的資產,可以左右很多企業的生與死。論總體經濟的學術地位,劉泰英有其地位,但比不上王作榮。但是論官場際遇,台灣政壇上,沒有任何一個學者的權力高過劉泰英。劉泰英確實是奇葩,他有厚實的學術基礎,又比任何的學者手腕靈活,這是他非常特殊之處。他聰明自負,終究不會是泛泛之輩。但擁有權柄與金錢之後,才是人生的大挑戰。權柄與金錢既是讓人登上高峰的天使,也常是推人入淵藪的魔鬼。六月七日凌晨,被羈押一百一十七日的劉泰英被保釋出來後,憔悴形容,讓人難以聯想那就是經常「罵人是豬」的大掌櫃。讀完李美惠的文章,讓人更有不勝唏噓之感。

本期《商業周刊》,除了劉泰英專題外,還有一張讓人恍如隔世的照片。這是前美國第一夫人希拉蕊與柯林頓十八年前訪問台灣的照片,照片中的前行政院長俞國華已經過世,而希拉蕊則清純不已。歲月是一個可怕的魔術師,讓這世界變得非常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