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類的工作區域,由小島放大為大陸,社會結構也會產生質變,特別是家的定義。

何謂家?住在一個屋簷下的夫與妻,或者加上長輩與孩子。有意思的是,越來越多的家,已不像前述的描繪。夫妻因為工作地點的不同,家被分割成兩地,於是形成「兩個屋簷,一個家」的現象。

「兩個屋簷,一個家」在美國很普遍。美國夫妻經常是在不同的州工作,假日才相聚。也就是說,平常是分居狀態。台灣不同,從基隆到高雄,四個小時高速車程即可抵達,而且工作機會高度集中,所以夫妻為了工作分居的情況並不普遍。然而,在全球化的大趨勢下,台灣人的工作地點放大到大中華區,台灣人的移動性變大,家在哪裡?家,該有的角色也產生變化。

今年初,因為製作〈一個台灣,兩個世界〉而與「都市改革組織」(OURs)理事長曾旭正談到這個現象。他認為,新分居時代將來臨,而且會產生一些新的社會問題。譬如,情婦現象的正常化。夫妻本是人際中最親密的關係,但是長久分居狀態,使得愁苦時無法立即分憂,喜悅時無法立即分享,兩人沒有禍福與共的依賴,終究會產生問題。於是,情婦與情夫也就在空隙中闖入。

新分居時代的來臨,一方面是全球化的趨勢,另一方面是女性主義的抬頭。過去,在嫁雞隨雞的觀念下,男人的事業所在地就是女人的家。現在不然,越來越多女人,為了堅持自己的工作權,而選擇分居婚姻。這當然代表女性獨立性格高漲。

這期《商業周刊》是以雙封面故事的方式處理,一方面公布〈兩岸三地一千大排行〉;另一方面從人文面,看〈全球化下,候鳥家庭誕生!〉探討一位位追逐經濟春天的「候鳥先生」,造成家庭分割的新時代現象。主筆者是兩位資深撰述費國禎與周啟東。

此外,本期新推出〈柯承恩談領導〉專欄。柯承恩先生是台大管理學院院長,他雖然過去的主修在財務與會計方面,但後來衍生到領導領域的觀察,有其獨到的觀點。領導的議題,過去在商周上的呈現明顯不足,因此特別情商柯院長開講。首次的主題是:「阿拉伯勞倫斯的伯樂」,從老電影「阿拉伯的勞倫斯」談領導者的用人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