險境時,最可以看出人性百態。

寫這篇稿子時,看到兩則新聞,分別是:「為兩萬元月薪賣命值得嗎?─醫師替護士叫屈」與「一三○○位實習醫生,家長焦急召喚─『再不放孩子離開醫院,就去監察院告你教育部』」。

同樣在台灣,有人以不同方式面對生命。新任衛生署長陳建仁就任前,雖然對於新職是赴湯蹈火,但他回答記者:「如果你愛這塊土地,有時候你還是得做!」

很多年前,我訪問過陳建仁。當時,中共對台試射飛彈,引起島內的移民恐慌潮,我製作了一系列逆勢回台的人物,其中之一是陳建仁。我對陳建仁最深刻的,就是他對土地的熱愛、關懷與使命。尤其,多年後的今天,當台灣再度陷入危機,我又看到陳建仁的身影,心裡有說不出來的感動。

既感動,又痛心,是我此刻的心情。

人生免不了一死。一場車禍、一場莫名其妙的病、甚至跌一跤,都有可能畫上人生句點。如果,老天爺給我選擇死亡的方式,我盼望死得有價值,死得其所。不過,大部分的人沒有選擇生死的權利。

一些抗SARS醫護人員先後殉職,他們的離去讓世人惋惜,但贏得永遠的尊敬。

在刊登陳建仁「愛這塊土地,你就得做」新聞的同一版面,就有一位讓人尊敬的護士陳雅惠。她是高雄長庚首位遭感染護士,歷經十七天搶救後,在五月二十日傍晚出院。她說,在完成居家隔離之後,只要身體許可,一定要回到醫院照顧病患。

危難之邦,需要更多勇者。如果,台灣的醫護人員只在有錢賺的時候才站出來,人民有難時卻縮回去,這塊土地的希望是什麼?

過去數十年的富裕,只造就出金錢衡量一切的人民嗎?

生命的意義究竟是什麼?你如何詮釋自我的生命價值?這期《商業周刊》有一篇陳建仁的文章,這是由總主筆李美惠提筆〈聽史懷哲故事長大的新任衛生署長〉;此外,封面故事探討科學家探索人類生命的奧秘─〈基因密碼戰〉(由主筆黃惠娟與記者鄭呈皇聯合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