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近了,螢火蟲在山間溪畔的草叢中閃爍著光亮,「他們」是我們家的新客人。

有一天晚上,孩子在臥室裡驚聲大叫,原來是有四隻貪玩的螢火蟲闖入他們的房間。孩子躺在床上或看著天花板上,或輕觸床邊的螢火蟲,彷彿外星人ET造訪。

這一夜,在戶外蟲聲與室內螢光相伴下,他們進入甜甜的夢鄉。世界對他們而言是如此美好的記憶。我相信,即便幾十年後,他們仍然難忘童年的這一刻。

幾天後,友人夜訪我們,為了今夏的螢火蟲。他們的孩子雖然個頭比大人高,但因為長年在都市,始終沒看過螢火蟲。那一晚雖然是他與螢火蟲的初相會,但他似乎對那種屁股會發光的蟲興趣不大。我們家五歲的小主人,為了讓那位大哥哥留下深刻印象,枯坐在院子外等候螢火蟲靠近,他想抓一隻給大哥哥摸。他的認真讓大人莞爾。

讓孩子接近土地,給他們在有螢火蟲的環境下長大,這是我想給他們的生活觀。我無法給孩子財富,但我能給他們價值觀,這是一輩子的,螢火蟲代表一種價值觀。

這一如副總統呂秀蓮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談到,她的成長經驗影響:「我的成長經驗中,我父親給我的影響非常大,他認為做人要誠信、要公正,所以我公義心很強,一路下來也是付出很多代價,但我認為做官是一時的,做人是一輩子。希望我死的時候,『呂秀蓮』的意義不亞於『副總統』這三個字。」

這段專訪進行了一百分鐘,訪問重點包括她是否與陳水扁總統競選連任、對非民進黨籍閣員仍不願加入民進黨的不滿、行政院長集錢與權於一身卻未經民選,以及呂秀蓮的下一步。

近萬字的專訪摘要由總主筆李美惠、政治組召集人黃創夏、資深記者陳免聯合進行。過去,外界對呂秀蓮刻板印象在於她過於爭權,卻少能閱讀到她為何如此的價值觀,對她的評論難免有偏差。

這是一篇相當精彩的專訪,或許她有些信念不見得被多數人認同,但她的直言,顯示政治人物少見的真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