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氣喘發作,身體極為不適。因為支氣管緊縮,呼吸顯得吃力,而且咳嗽不止,晚上很難入睡。當你無法指揮自己的身體,甚至無法指揮最起碼的呼吸時,人會變得沮喪、懊惱。人在健康時,容易傲慢、漫不經心;唯有生病時,知道自己只是一隻脆弱的螻蟻,才懂得謙虛。

這樣的心境,對照到最近席捲亞洲的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風暴,有些感觸。官方預估,SARS的疫情在台灣還會擴散,甚至感染人數將達一千萬人。台灣如此,更遑論疫情更嚴重的香港。從升斗小民到大老闆們無一不感受到這股快速蔓延的恐慌,許多人中斷旅行,公共場所的人跡減少了。

有一天,我到台大醫院看病。結束後,跳上一部排班的計程車。司機看著我,豎起大拇指半開玩笑地說:「你真勇敢,只有你沒戴口罩。」我咳了一聲,他嚇得趕緊搖下車窗,讓空氣流通。

SARS像瘟疫,讓人驚悚,彷彿置身於電影劇情中。人們不明白:為何會有這樣全球蔓延式的傳染風暴?我們做錯了什麼?

如果重新翻閱諾貝爾醫學獎得主李德博格(Joshua Lederberg)在一九九六年的文章,就會發現,他當時就預言,二十一世紀的這場肺炎大流行。他說:「我們與病原體的關係,就像一場演化的好戲。從病原體的角度來看,他們要找食物,而人類就是美食之一。若單從適應力來看,人類是遠遠比不上這些生命構造」」他們的數量如此龐大,複製速度如此之快……」;「人類的旅行在過去半世紀快速增加,疾病的傳染,可以在二十四小時之內就散布到地球的幾大區域,尤其是那些富裕國家具有充分行動力的人,反而將成為散布病菌的最重要人口。」也就是說,文明加重病原傳播,抗生素卻只能治標。

李德博格提醒人類:「面對這些微小生命,要謙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