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有一位即將畢業的大學生問我,他未來就業是否該轉往熱門的生物科技領域發展?我問,他的興趣何在,但他只關心社會的價值觀與熱門趨勢。

這是讓我印象深刻但無交集的一段談話,我顯然幫不上忙,無法給他一個明確答案。我反覆地問他,是否該先思索自己的人生價值?他無趣地離去。

我常常想,如果有人贏得全世界的錢,但失去自己的價值,有何意義?自己的價值,說來有點抽象,我想那應該是一個不隨外界起舞的信念或熱情吧。有沒有想過,你在做什麼事時,充滿熱情與專注。你的心,是否忠於這股熱情?或者,你早無熱情?

我最近看到兩段文字很有感動。

第一段是衛生署顧問連日清接受訪問的談話,這位老先生很有意思,他早年當翻譯官時,每個月有一千兩百元的薪水,後來他到衛生處之後,月薪只剩下三百多元,但他卻處之泰然:「只要能做自己喜歡的工作,物質差異不算什麼。沒有深入其中研究,我就不會知道蚊子是這麼有趣。」後來,他在一個冷門的領域自得其樂,變成台灣研究蚊子的專家。他說:「在每個領域都需要不同專才,就算你今天選擇冷門行業,只要能夠專精,照樣可以出人頭地。」我讀了很感動,只不過現在甘於冷門領域的人越來越少,大家都想找發財的捷徑。

第二段是作家吳若權的一篇文章。他從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的話:「樂在工作的首要條件是:熱情」,談到年輕人大專院校的十大熱門科系轉變,「熱門行業會改變,心中的熱情卻永遠不會熄滅」的觀點。

真的如此,追逐熱門行業的人,最後總會感嘆自己的腳太短。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小池塘,當大魚」,報導十四個在冷門領域中闖出大事業的故事,有創業故事,有職場堅持。由主筆李采洪製作。我想說的是,每一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人生地圖。走路的過程儘管有些寂寞,但還是要堅持當自己的主人,在那張地圖上熱情的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