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紐約洋基棒球隊管理經理凱西.史丹格(Casey Stengel)評論過團隊領袖的角色:「找好球員是一回事,但教他們同心協力一起出賽,又是另一回事。」從這句話檢視最近大熱門新聞-花旗銀行台灣區總裁陳聖德率員跳槽到中信金控一事,我不禁問道:陳聖德當然是花旗大傘下的超級球員,而且是教父級的明星球員,這樣的人為何不願再與台灣花旗的「球員們」一起出賽了?尷尬的是,不但不再是隊友,往後彼此還會在球場上對陣。

陳聖德選擇了什麼?他選擇了中信金控的三十九歲少東家辜仲諒;他放棄了什麼?他放棄了當花旗集團董事長魏爾(Sanford Weill)的部屬。多數長期在外商體系工作者,都無法適應台灣的本土企業的家臣傳統,這個現象,陳聖德不會不懂,但他還是選擇了辜仲諒。在選擇與放棄之間,透露出什麼樣的訊息意義?這次的集體大跳槽又將牽動哪些職場版圖的變化?

最近一年來,花旗正進行全球大瘦身,並且進行工作版圖的跨國大挪移,台灣也無法置身事外。不僅花旗,這其實是全球化的趨勢,各企業都在尋找最便宜的人力成本,以提升企業的競爭力。這樣的演變如今更熾熱,不但藍領的工作受到威脅,連先進國家的白領工作都被剝奪,這像一塊迅速消失的水草。這是一個持續發展的全球問題,本期《商業周刊》由此進行深度探索,由《商業周刊》副總編輯張毅君與經研室主任徐仲秋、資深記者曾寶璐共同製作。

除了花旗事件從美國延燒到台灣外,另外,本期要介紹一位也是從美國延燒到台灣的人物-沈彤。這個名字,你曾經很耳熟過,沒錯,他是六四天安門的民運學生之一。但你可能不知道,他如今已經搖身一變為紐約的億萬富翁,住在昂貴的地段。當年的六四民運改變他的人生,讓他逃到美國。人生的際遇很奇妙,同樣的也是選擇與失去,他選擇站在天安門成為民運領袖時,因此失去繼續在故土打拚的機會。但這樣的際遇未必不好,如今他成為商人,行走於美國與台灣間,未來可能還要「反攻大陸」。這究竟是一齣怎樣的人生劇本?《商業周刊》資深記者吳修辰有深入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