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過年,我到苗栗鄉下探視可愛又精明的外婆。以前,那是公車都到不了的山區。當時公車駛到一個定點後,我們必須步行一個小時才能到達。當時小小年紀的我,有兩件事至今難忘:其一,我每次都覺得路途好遙遠,腿快走斷了,但始終抵達不了;其二,滿山盛開的李樹,雪白的春意,讓人驚嘆。

多年後,重返舊地。白色李樹依然美不勝收,但崎嶇難行的石子路已經變成一條漂亮的柏油山路。如今,開車進入山區,只要八分鐘就抵達。這條柏油路顛覆了山區的許多樣貌。想想看,以前的農人每當李子、橘子、稻子收成時,如何將它們運出難行的山路?現在,不過就彈指間的事。於是,一戶戶隱密的土泥草屋改建成小洋房。

說到這兒,好像要說的是富麗農村的故事,其實我只講了一半。富麗農村的農夫們在前幾年的生活確實大幅度改善,但這幾年日子變苦了。他們照舊種柑橘,但加入WTO之後,進口水果多了,都市人的嘴巴更挑剔,一車車運到都市的柑橘又運回來丟棄在山谷間。農夫們喊苦。我問:「家家戶戶都如此嗎?」外婆與舅舅說:「不然,有一戶鄰居去年率先種茂谷柑,賺了上千萬元!」茂谷柑的外型像扁橘,很甜,市場很搶手,所以據說一斤價錢甚至可以高到一百元。也難怪,趁早轉型的農夫搶先獲利。我問舅舅,為何其他農夫不跟進?他回答,一株橘子樹的長成要六年。

這是小山區的一段故事,說明了大環境丕變下的人,如何自處。有人可以變成千萬富翁農夫,有人必須抱橘痛哭。

從山區到都市,如今台灣的各角落上演著類似的劇情:大環境變了,你也該拋棄舊思維。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七個新態度,決定你的第三波財富〉,由副總編輯張毅君與資深記者曾寶璐聯手探討,通貨緊縮時代下的舊迷思與新思維。當你從台灣看到日本的狀況時,會不禁莞爾。通貨緊縮如今甚至改變了日本人的社會結構,包括,男人下班後不再逗留酒吧,而是速速滾回家。或者,女人覺得不需要深深依靠男人,許多人都不結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