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前行政院長孫運璿過九十歲大壽,《商業周刊》政治組召集人黃創夏藉壽宴寫了一篇老先生近況的文章,讓人感慨萬千。

我就讀的小學,在基隆濱海公路上,純樸而寧靜。那裡有一座如今已停止運轉的火力發電廠及高級主管宿舍。週末時,我偶爾會看到孫運璿先生攜妻子在附近散步,然後興奮的向他揮揮手。孫先生在民間的聲望很高,成人、老人與小孩都喜歡他,這也是為何後來他中風的消息震撼了許多人。

一晃眼,他已經生病十八年,若不是最近過壽,很多人恐怕都忘了他。看完創夏的稿子,我與同事分享大家對孫運璿先生的懷念。這是一個特殊的情緒,現在的政治人物私慾重、權謀重,讓人厭惡。現在的台灣人對政治冷感,不是沒道理,民間其實渴望一股清流,渴望「大我」政治家的誕生。

你看,他離開政壇已經十八年,他已經無法主導旁人的加官晉爵,但還是有這麼多人去向他祝壽。你看,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向他鞠躬致意的照片,就可以讀出這個社會對於孫運璿先生的尊敬。孫運璿先生憂國憂民,前一陣子一度罹患憂鬱症。他真是大時代的人物,讓人慚愧,讓人感動。

這期《商業周刊》另外還有一篇稿子,我看完之後也很有感覺。那是主筆郭奕伶專訪華邦電子董事長焦佑鈞,談退出DRAM市場始末。台灣企業家願意談成功,但是多半不願意談失敗,其實,失敗是一堂更寶貴的課。焦佑鈞這篇專訪長達六千字,有許多經營的智慧值得深思。

最後要提到最近的熱門話題,醫院管理的弊病,醫生是要救人的,怎麼如今會變成「間接殺手」?當人們不再信任醫生時,一連串事件背後透露出「最後一個金飯碗破了」的時代變化。英特爾董事長葛洛夫說:「沒人欠你一個飯碗,你必須自己當家。」真是一語中的。這篇報導的企畫人是《商業周刊》資深撰述周啟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