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夏天,我探訪一個施工中的房子,看到三位約五十多歲的工人,專注而緩慢的在工作。其實,我應該更強化兩個字,緩慢。更誇張一點的說法,有時候,他們像電影定格處理的畫面,靜止了。他們很不同於一般滿口檳榔的工人,工地裡也沒有播放著賣藥電台傳送的音樂。後來我又連續去了兩星期,工地幾乎沒什麼進展。我好奇的問監工,怎麼回事啊?

監工說,地板不平,他們準備要填補水泥整地了。他仔細的說明,鋪地磚有釵h外人看不到的學問,那是智慧與態度。我雖然聽懂了,但仍然吃驚的看著原本舖著羅馬崗石的地面說,很平坦啊,哪裡不平?後來,也聽友人佩服的以「國寶級的地磚師傅」形容他們,更聽監工說他們的價碼很高。以他們的年齡而言,其實在勞力市場是很不具競爭力,但他們炙手可熱,很多客戶排隊在搶老師傅的檔期。這是非常耐人尋味的現象:一群不以勞力取勝的勞工,被市場迫切需求。

有一回,我與一位設計師同車談到目前景氣時,她感慨的說,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失業,因為就他們而言,很迫切需要像這類高附加價值、又負責的工作夥伴。最近,這家公司準備換掉一組老是出狀況的工班,即便這組工班的價錢較便宜。

上述兩組人的狀況,對比出台灣社會的人才需求:強烈需要有競爭力的人。有競爭力的涵義很廣,其中,對於「態度」的要求是共通的。文章一開頭提到的地磚師傅雖然只有小學畢業,年紀也快六十歲了,但是他的態度與專業,讓他贏得源源不虞匱乏的工作。別人是求工作機會;但對他而言,則是工作機會求他。我始終不知道那位領頭的地磚師傅叫什麼名字,直到看完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態度決勝負!——進入贏者圈的第三把鑰匙〉後,才知道,他叫做吳清吉。吳清吉雖然沒有好家世與好文憑(生的第一把金鑰匙與第二把金鑰匙),但是,態度讓他翻身,讓他的收入不會低於博士。相關報導,由資深撰述周啟東執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