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楊燿宇時,他是建弘證券科長,幾年後,他成為元大證券集團總裁馬志玲的操盤手,後來出任包括統一等證券集團的高階主管,當時不過三十歲出頭。楊燿宇很年輕,但他給我的印象是處事穩重而誠懇。尤其,在人際關係的處理上。後來,從商業周刊資深撰述郭奕伶處,我才了解到,楊燿宇快速竄起(包括財富與事業)與他的「人脈存摺」有相當密切的關係。

「人脈存摺」是一個新鮮的名詞,在成功的道路上,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每一個人都有一本「財富存摺」,存摺上登錄著你現在有多少錢。但是,有多少人檢視過自己的「人脈存摺」,那是一本可以影響你將有多少財富或成就的「存摺」。經過細細檢視,可能你「人脈存摺」上的數字是零,也可能是一百分。在中國社會中,人脈經營很難登上檯面,於是檯面下的運作多,也變得隱晦。但在探討傑出人物的成長軌跡時,都有一門必修的人脈學分,它的重要性可能不低於專業學分。尤其,當你步入三十歲之後。

這期《商業周刊》的封面故事,郭奕伶從國內外的資料與採訪深入探討人脈競爭力,而完成一篇很精采的報導。過去,有人談過人脈,但沒有如此深入解構人脈之於成功人物的意義。這裡面,有許多值得你我再三思考的人生智慧。

除了這篇封面故事外,本期還有一篇很精采的專訪,主角是和信電訊董事長辜成允。和信辜家昌盛百年,過去被列為台灣的五大家族之一,但面臨多變的時代,要如何繼續維持盛況?身為辜振甫先生的唯一傳承者,辜成允自然承擔許多不為外人道的壓力(編按:辜振甫的長子辜啟允去年十二月病逝)。在兩個小時的專訪中,他談事業,也談人生。他從如何讓和信電訊存活下來的變革管理,談到希望借助i-mode打贏下一場戰役的戰略。

辜成允是一位真性情的企業家。他在談到承受壓力時,夢見被手機追趕,以及希望在自己以後的墓碑上留下「存活者」的字句,還有小時候期望能當個農夫的使命,處處流露出商場上難得一見的真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