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個夢想,在山上有一幢房子,山風徐來,開窗聽鳥,提筆寫作;我還有一個夢想,全家外出旅行一年,路線或者從蒙古草原到苗族人家,或者從繁華的紐約到密蘇里州小鎮。

這兩個夢我醞釀已久。第一個夢想就快要達成了,第二個夢想我也希望它能實現,如果無法歷時一年,一個月的旅行計畫也很讓人嚮往。

當工作壓力越大時,夢想越強烈。人,大約都有逃離當下的念頭,慫恿現代人逃離的「蠱」,叫做壓力。很少聽以前人說壓力,但是,隨著時代節奏轉動越快、競爭越激烈,壓力的蠱就越跳動。也形成現今社會的新價值觀:用力工作,提早退休。

兩個月前,《商業周刊》資深撰述郭奕伶原本想寫一篇「新」新竹科學園區的故事,無數次往返於台北、新竹科學園區間,後來經過不斷的討論與修正,完成這個角度的報導。

報導中引述商智文化出版的《24/7新工作運動》的描述:「在知識經濟時代,永無止境的追求速度、創新,是新一代遊戲規則,而當頭腦成為人類的生財工具時,不管你進辦公室,或回到家裡,總要隨身攜帶著這顆頭腦,於是,生活被工作入侵,一群全時工作(all-work-all-the-time)的新科學怪人出現。」

也因此,用力工作,儲蓄財富,回歸田園的蠱,在很多人的心中跳動。但是,工作與生活不能快樂的共存嗎?或者,回歸田園的條件,除了足夠的物質支撐外,還包括什麼?郭奕伶的文章中,談到有錢軀殼的觀點,值得現代人深思。

除此之外,這期《商業周刊》還有一篇很棒的專訪。五月二十四日,明碁電通的股東大會上,施振榮卸下董事長職務,交予現任總經理李焜耀。這是很具指標意義的交棒。在此前夕,《商業周刊》科技組召集人黃惠娟與記者吳修辰專訪了施振榮先生。施董事長創業二十六年,幾經起伏,但仍深受大家的敬重。他思維事情,不只是一己之私,這是很難得的器度。這篇專訪,值得再三閱讀。尤其,他談到內部創業後子公司與母公司的互動、最大的遺憾……,提供讀者不少的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