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稿子是在英國完成的。通常我的旅行或者因為採訪或者因為度假,但這次例外。這次是為了陪好友巫佳靜,走人生的最後一趟旅程。

她與劉海若、林家欣同在五月十日的英國火車事故中受創。她們三人中,有兩位是我的好友。九年前,我就與海若結識於商周,後來又二度共事於TVBS。我們一同走過人生的低潮,她也是我結婚時的總招待。與佳靜則結緣於民視,我們的關係亦師亦友,我常罵她,但也最疼她,我們家客廳還有一張她送給我的赴美採訪照片。過年,趁她們兩人難得同時回台,我們跑到烏來度假,歡笑歷歷,平添悵然。烏來之行的照片,佳靜還沒來得及加洗給我,就已經走了。

海若與佳靜都是傑出的新聞工作者,後來先後赴上海、香港工作。異鄉打拚的壓力很大,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有時長期無法放假,這是一般人很難體會的。所以,一有機會放鬆,她們常會連袂出國紓解壓力,這次的英國行正是如此。只是沒想到,會留下如此大的錯愕與遺憾。

獲知此事的當晚,我夢見她們高興的回到台灣,然後調皮的說,她們沒坐上那班火車,一切都是烏龍,我開心的笑醒。剛醒時,我真的游離在夢境與現實間,不知何者為真!

在情感上我很難接受這件意外,尤其第二天看到好友成為晚報頭條新聞時,真是百感交集。我們新聞人員的筆每天寫下許多新聞事件,安排「它們」在不同版面上出現,從沒想到,有一天報導者也成為顯著版面的主角。

從台北到中正機場的路上,我的淚不自禁的流下來,坐在一旁的外交部歐洲司陳副司長安慰的說:「你們記者見過許多大場面,應該很理智。」哎!直到此刻,被「人生無常」這四個字嚇到後,我才真正知道「無常」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