繆司女神是古神話裡的文藝女神,負責掌管並鼓勵詩歌、音樂等藝術,她是天帝宙斯的女兒。創作與沉思,代表的另一層意義是「創新」,也正是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的主題,商周視覺總監林闊祿因此以繆司為封面的主視覺。

這期《商業周刊》公布二○○一年的「五百大服務業排名」。每年此時,我們都會進行大規模的調查,探討台灣產業的年度興衰。不論在先前公布的「一千大製造業排名」或此次的「五百大服務業排名」,我從新竄起的公司中,都看到一股新力量-研發與創新。多麼可貴的綠色小苗!

等待了許久,台灣企業的創新與研發力量開始萌芽了。過去,台灣最擅長OEM式的大量生產,薄利多銷。如今全世界最大的工廠」」中國大陸興起,台灣這項優勢不再,危機意識高漲,讓台灣企業認真思考創新的價值。何謂創新?它對於企業的意義是什麼?不創新,企業會餓死嗎?

沒有創新動力的企業,當然不至於餓死,但終究難成大器。如果你閱讀這期內容,你會發現,即便是在南部賣女性用品的一家雜貨舖,當它願意創新,竟然能跨越濁水溪,成為全國性的連鎖賣場。《商業周刊》主筆李采洪在她的報導中,引述了《創新K管理》作者庫茲馬斯基的一段話:「創新就像明日的銀行,今天我們存款進去,它就會在未來產生利息。」

此外,這期《商業周刊》還有兩篇獨家專訪,其一是國巨集團執行長、聲寶公司副董事長陳泰銘,他談聲寶與東元合併案告吹的原因,以及國巨電子的下一步;另一是中信銀總經理,台灣最年輕的銀行家辜仲諒。

多年前,何飛鵬先生擔任《商業周刊》總編輯時,企畫「第三代企業家」的封面故事,這是台灣媒體首度點出這股商場的新生力量。這篇報導專訪了剛進入中國信託體系任職的辜仲諒,那應該是他首次在媒體曝光。我依稀記得,當時他的父親辜濂松希望他沉潛,少露面。但是,他還是悄悄的在當時位於台北市長春路的中國信託大樓接受專訪,言談中,難掩初出茅廬的興奮。之後,每隔一陣子再看到他,神色多了幾分成熟與自信。三年前他終於接棒,他上任中信銀總經理,首度接受媒體專訪,也是《商業周刊》。接棒三年後,他驕傲的拿出一份亮麗的獲利成績單。最近他再度接受我們專訪,談他改造中信銀的驚濤駭浪過程,是一篇相當精采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