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萊塢電影裡,你可以看到新聞作業的緊張截稿實況;在現實生活中,每週與你見面的《商業周刊》也是如此。這期幕後作業更是驚心動魄,稍有閃失,這十三萬本的雜誌就會延誤一天上市。

四月三十日,是所有上市、上櫃公司送交去年財務報表至證交所的截止日。今年的截止時間一到,商周「一千大小組」與《台灣經濟新報》鍵入最後一批財報,電腦立即火線跑製大表「一千大製造業排名」。這是台灣製造業去年的總成績單,但是牽涉到數千家公司及上萬筆的數據,所以工程龐大。今年大表一跑出後,商周「一千大」專案總召集人孫秀惠及主編羅惠萍率領的工作小組即交叉展開三次校對,美編主任褚淑華也帶領另一組同仁同步完稿。我們必須在八個小時內搶工完成一百頁的相關稿子(包括一個超大型表格及數十個相關小表),讓三家印刷廠能在凌晨印刷。八個小時完成一百頁,這是很高難度的挑戰,有如在鋼索上行走,必須靠團隊的專業及默契。因此,我們事前一再沙盤演練。

有同仁問,有必要等到最後一天截止期嗎?逼得喘不過氣來,太恐怖了,是否可以取巧提早一週截卷,爭取充裕的後製作時間。

這確實是兩難的決定。讀者未必知道編者等到最後一天截卷日,是為了堅持調查品質的用心,讀者只曉得你是否夠快。身為一個總編輯,我知道有取巧的捷徑,但是將會付出一些代價,犧牲一些數據,影響排名(譬如民營製造業龍頭鴻海的獲利數字,今年就是接近截卷日才公布的),我們是否要為了搶速度而犧牲這些?

答案當然是否定的。我們的共識是調查品質優於一切。這十四年來,有越來越多的人每週加入商周的行列,讓商周成為台灣發行量最大的財經雜誌。讀者相信我們會把事情做好,這是我們最珍貴的資產,也是我們持續堅持品質的動力。

不論如何,二○○一年商周「一千大製造業排名」終於出爐了。我要特別謝謝「一千大」工作小組的核心成員張珮菁,她非常優秀又負責,沒有她,我們不可能完成這高難度的工程。謝謝,珮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