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十六日晚間,資深撰述郭奕伶、攝影主任駱裕隆與我飛往捷克,目的地是鴻海的歐洲總部,專訪董事長郭台銘。拄著柺杖,飛行萬里,有些疲憊。不過,收穫不少。

郭台銘是很特別的企業家,兼具紳士與草莽性格。穿上西裝,他舉杯穿梭於國際大廠的總裁級人物之間;換上釦子掉落的襯衫,他又開始馬不停蹄的全球旅行。他總是不停的說話,不歇止的工作,這是他生命的動能。他霸氣,眼神炯炯,一個指令下達,組織馬上動員起來。

他的成功,有天分,更有二十八年不懈的努力。難能可貴的是,他不是一年如此,而是二十八年來都幾乎每天工作十六個小時。這次在布拉格採訪,有一天早上八點,我到餐廳用膳,這城市似乎還在睡眠狀態,但是他已經與日本客戶進行早餐會議。友人說,郭台銘的事業橫跨亞洲、歐洲、美洲,因為三區時差的關係,他有時五點鐘就起床打國際電話,開始一天的工作。

從他身上,我彷彿看到年輕三十三歲的王永慶、看到過去台灣人最引以為傲的勤奮。該如何描述他?他既像一隻攻擊性很強的豹子,又像一個不願停止旋轉的陀螺。我跟他說,千萬不要當你的敵人。他笑而不語。

近五個小時的專訪過程,我印象很深刻的一幕是,他掏出頸上的翠玉項鍊。他其實不喜歡戴東西,也戴不住,包括手表等,但是這串項鍊例外。因為這是丈母娘對他的關心。每次他把項鍊拿下來,妻子就潸然落淚,他不忍心,又把項鍊戴回去。於是,這串項鍊就隨著他長途征戰。鐵漢也有柔情。駱裕隆則說,郭台銘其實是刀子嘴豆腐心。多數人只看到他刀子嘴的霸氣。

今年起,郭台銘成為台灣民營製造業的新龍頭,各界關注與輿論的報導一定倍增,雖然這是他很不喜歡的。不過,既然地瓜大了,就避免不了爭睹人潮。

結束捷克五天的採訪後,駱裕隆一抵台北,立即奔向照片沖洗店;郭奕伶則通宵趕稿,在三十六小時內完成近三十頁的報導。唯一遺憾的是,行程匆匆,來不及感受布拉格的春城飛花景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