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與劍度董事長凌安海碰面。他快人快語的說,對台灣的事已許久提不起勁來開罵,但看到商周(陳文茜專欄)提及,一名老兵在風災後捐出幾十年積蓄的故事,死寂的「良知」、「良能」又甦醒。現在,他又有力氣,也願意開罵。

同一個場合,赴上海十五年的台商李屏也說,以前每回進大陸填入出境表格,擔心對方將他的國籍「中華民國」塗改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現在的憂心不同,回台灣填入出境表格時,很擔心國籍欄上的「ROC」被改為「台灣」。

李屏與凌安海都是「對大中華有嚮往、對台灣有感情」的人,是典型的台灣菁英叛逆族。他們因為台灣的政局而憤怒或索性沉默,但是不管身處何處,發生在台灣的喜、怒、哀、樂,都有一條細絲擺動著他們的情感。譬如去年台灣嚴重的不景氣衍生的種種問題。

去年的台灣,你可以想像一個場景,躊躇滿志的鐵達尼號撞上大冰山。台灣的經濟怎麼會撞到大冰山呢?冰山危機,雖然讓許多台灣人喪氣,但也讓許多台灣人檢視自我、重新出發。包括,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等企業家都不諱言,去年是他們在商場多年來很艱難的一堂課。鐵達尼號後來沉沒於海底,但是台灣不同。我們的船上有一群破冰向前的航海家。

這期商周,我們邀請了八大企業家進行一場紙上圓桌會議,談「二○○二年的破冰航行」。我們從去年十月開始有此雛形並且進行約訪,動員了超過十位記者、為期三個月的採訪,我們不斷修正焦點。最後,由兩位副總編輯王學呈與孫秀惠定出主調,由資深撰述黃惠娟執筆完成。身為媒體工作者,我們想盡一份心,讓會為這塊土地憤怒的人,認為這裡是有希望的,也更清楚二○○二年的航行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