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我曾經強迫自己整理亂毛線團。在毫無頭緒的線團中,解結、理出新秩序。這是一個奇妙的經驗,我像困在迷宮,但我不相信我走不出去。用方法、不放棄,我總是能理出頭緒。幾天後,我終於理出一個整齊的毛線團。

這是試探自己個性的一個小遊戲,但我記憶至今。我想說的是,很多人常常是栽在自己的小陰溝中,一蹶不振。而人生處處都有陰溝,都會翻船,老天爺對每一個人都公平,不同的是,每一個人的逆境不同。翻開這期《商業周刊》,你會看到許多逆境的故事,例如「封面故事」,據說現在有一萬名台商在中國流浪(由資深撰述黃惠娟、攝影江思賢企畫製作的〈一萬個「台流」在中國〉)。是否真有一萬個人,不是討論的重點,而是當年意氣風發闖蕩中國者,如今為何有家歸不得?他們走錯什麼路?

第一,他們根本就不該盲目跟隨浪潮去大陸嗎?我聽一位朋友說,有一位在台灣賣蚵仔麵線的商人去上海開店,以為當地遍地黃金,以為在台灣的成功經驗可以完全移植。結果,錯、錯、錯,他現在賠了新台幣一千萬元,只好捲鋪蓋回台灣。

第二,突破困局的韌性有多堅強?多數人其實是沒有賺錢的耐心。如果,錢那麼好賺,這世界還有窮人嗎?我最近看到黑幼龍先生談到他如何處理人生困局,很有感觸。他的故事歸結出一個大家都知道,卻做不好的結論:「危機,也是機會。不景氣不一定是負面的事。」

等待與破局是人生必須的智慧。

例如,《商業周刊》這期有一篇阿根廷的現場報導,一對移民夫婦怎麼會想到:暴亂會降臨,會摧毀他們辛苦掙來的財富?還有,溪頭米堤飯店的老闆,好不容易走出九二一地震的陰霾,今年七月又碰上颱風與土石流,他辛苦經營的五星級飯店,如今還淹沒在土石中,而產險公司對於災變的鑑定有不同看法,造成米堤飯店可能索償無門。企業主的憤恨可想而知,但是,不放棄者總能走出困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