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我仍在TVBS任職時,曾到南部製作一個專題:「甘蔗之死」。至今我仍清晰記得,採訪過程中,一位老蔗農黝黑粗手上的刀疤,那是收割甘蔗的傷痕。

幾十年前,蔗糖外銷曾經是創造台灣外匯的大功臣。如今隨著台灣糖價的競爭力不敵東南亞進口,尤其明年元月台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後,門戶敞開,老蔗農的疤痕、廣闊的甘蔗田都會走入黃昏,甚至走入歷史。

說來感傷,但是世界的轉動就是如此,跟得上腳步者還在軌道上,跟不上者,就只能被淘汰。

過去幾年,媒體談論WTO的焦點,多在失業面的衝擊,較少探討WTO的積極意義。WTO是一部大推土機,推倒各國家的保護藩籬,讓全世界的企業在一個無障礙平台上競爭,它也宣告了強者越強的新遊戲秩序到來。

台灣是全球第一百四十四個加入WTO的國家,腳步落後了,但是,台灣商人國際化的經驗很早,所以迎接WTO,有一定的競爭力。

前一陣子,到台灣訪問的中國大陸首富劉永好,對中國終於能入關開心不已。因為他聘了一組人專門研究WTO商機,已經多年,而如今終於可以進場一搏。不只是劉永好,台灣等待WTO的人也不少。這群人可分成兩類:一類是不怕WTO、積極轉型、迎接新商機的商人;另一類,則是等待進口商品的消費者,例如重型機車族。

WTO絕對是一場溫和革命,所謂的溫和革命就是顛覆,但它不是刀刃相見的立即死亡。它的影響面深而廣,難免帶來陣痛,但幾年後,台灣將因此改頭換面。在這歷史時刻,《商業周刊》本期「封面故事」由主筆李采洪及資深記者周啟東聯合執筆,撰寫一群不怕WTO及等待WTO的人的故事。從他們的思惟,讀者對WTO或許會激發出新想法。

這期還有一篇精采的訪談,主角是即將卸下台積電法務長的陳國慈。未來她的主要身分是教授及業餘鋼琴演奏者,她還為此新買了一架琴。陳國慈是很精采而傑出的女性,她離開台積電的消息雖然半年前就傳出,但她始終沒有深入暢談這項人生轉彎的思惟,在資深撰述郭奕伶的筆下,讀者會有豐富的收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