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冬了,但是,上海熱,台北也熱。只是熱潮不同。

十月下旬,我去了一趟上海。一年沒去,上海的城市景觀變化不大。不同的是,去年此時,很多朋友抱怨上一波被房地產套牢的慘況;而今則是歡喜談買樓。上海的房地產又熱起來了。轉換在不同的飯桌上,我聽到相仿的話題,大家一面啃著大閘蟹,一面談著某人買大樓、某人買別墅……。

到上海的第一個晚上,在友人家中用餐,她站在陽台上,指著外面一幢幢大樓的房市身價如何在最近一年變貌。同桌者還津津有味的談著黃浦江畔一個造成轟動的建案,他們如何去搶抽籤牌(一張約新台幣二萬元),甚至出更高的價格去搶前面的號次。我哈哈大笑他們是一群「瘋子」知識分子。

我在上海的朋友如此,我在台北的朋友也如此。有一位朋友甚至在浦西的市中心,一口氣買下四戶,他完全以投資利益為考量,而且信心滿滿。我另一位未來可能會到蘇州發展的朋友,人未到,錢已先報到,也成為上海的「買房一族」。

上海房地產熱潮下,我們的兩組採訪人員,包括資深撰述黃惠娟與攝影記者許永縉、資深記者周啟東與攝影主任駱裕隆,先後飛抵彼岸,製作出本期的封面故事。我們從三個層面看上海房地產熱:熱潮背後的另一隻老鼠、熱潮下的房屋代銷天后周小麗(她來自台灣),與上海買房教戰守則。

除了彼岸的房地產熱之外,台灣最近也有一熱,寺廟燒香熱。北台灣有三大「發財廟」,是投信基金經理人、做生意者經常求願的地方,最近這三大廟的香火又熱了。台灣人持香求神的背後,你還觀察到什麼?在這期商周,副總編輯王學呈、主筆楊麗君與記者曾寶璐聯手報導。

在政治方面,熱滾滾的選舉新聞下,有一個被忽略的角落,正在醞釀一個選後「配飯碗」的運作。這個角落就是省諮議會,有二十九個省諮議員的缺。基本上,這是一個有身分、地位的閒差事,一個飯碗的價值︰年收入最高約有一百八十七萬元。選舉後,民進黨政府勢必會為落選者做適當的安排,省諮議員無疑是不景氣下的熱門金飯碗。這篇報導由資深記者王志鈞撰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