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住在台北瑞芳的受災戶,災後,清掃滿室污泥時,看到一排螞蟻在牆上行走,甚為驚訝。她說,整個家及社區都遭殃了,黃滾滾的河水衝上馬路,淹沒到一層樓半的高度,竟然這群螞蟻安然無恙!他們從哪裡冒出來的?幾天前,他們如何預知水災將至,即時逃難?

人都保不住自己的命、家產了,蟻輩們竟然得以全身而退。民間流傳,螞蟻有預知大水將至的能力,當它們在高處行走時,就是一個警示指標。這是大自然很神奇的力量,對預防變局,螞蟻比人還要敏銳。

螞蟻是地球上很渺小的生物,即便人類也是如此,但是,有些移動與變化,常常是一個大時代或大環境變動的指標,而被多數人所忽略。這次的風災是其一,近年的移居上海熱是其二。

有一小撮台灣人從數年前就開始移居上海,如今已形成一個超過三十萬人的聚落。當政治與經濟條件都不成熟時,他們就開始移動,因為他們提早嗅出什麼嗎?

台灣從來沒有相關數字了解這群移居者的狀況,包括生活、工作、創業的滿意度,以及對前途的選擇。

最近,《商業周刊》委託在大陸深耕多年的精實整合行銷集團,完成台灣首份的調查報告。這份報告裡,有兩個數據,讓我印象深刻:

其一,竟然有一五.五%的移居者,收入低於台灣。他們離鄉背井到異地,為何甘於領低於台灣的收入?他們回不來了嗎?還是另有想法?我相信,上述數字未來還會擴大。

其二,有多少移居者未來考慮拿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護照?答案是一四%。這數字目前看起來並不高,因為移居者有政治上的考量,也有使用便利性的現實考量。不過,未來的消長將持續追蹤。

九月份,上海的台商學校開學了,是這個移民聚落發展的新指標。我們的採訪隊伍資深記者周啟東、攝影記者江思賢越洋專訪,記錄上海的台灣移民。採訪隊伍離開大馬路,走入巷弄,深入了解他們的喜怒哀樂。「一個上海,有兩個世界」是我們這次要說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