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原本我們想做的方向是逆勢贏家。但大方向擬定後,卻發現,尋找贏家的過程,似乎有「不知人間疾苦」的尷尬。這年頭,還能打勝仗者,真是鳳毛麟角。

有一天,我攤開報紙看到「六月份外銷訂單數字衰退一九.九%,創二十年的最大跌幅」時,赫然一楞,現在台灣多數商人的心情已不敢奢言打勝仗,而是:「冬天那麼久,日子該怎麼過?」

有一晚,我到一家餐廳用膳。餐廳負責人是我的朋友,他憂心地說,過去經常來的大老闆們最近都不見蹤跡,生意差很多。閒聊中,他一聽,景氣復甦可能還要等待一年時,差一點從椅子上跌下去。

逆勢中,我不知道台灣能有多少贏家?於是,我們修正這一期封面故事的方向為─「活著」。

我清楚記得,前一波不景氣時,一位企業家的談話:「我們要先求生存,才能談勝利。」生存策略與勝利策略,是不同的思惟,尤其在此刻。

過去台灣富裕多年,商人習慣賺「容易錢」,習慣於那樣的獲利率。但是現在錢難賺了,還有多少商人有能力賺「辛苦錢」?苦日子確實難過。

最近,我重拾賽珍珠的名著小說《大地》,有一段描述旱地苦日子的文字:「春天就已預備結穗的稚嫩麥稈,得不到雨水,便中止了生長,站在那太陽下,到最後就黃萎,成為荒廢的禾稼了。王龍天天用竹扁擔挑著沉重的木桶,帶水到稻田裡,然而,雖然他的皮肉上出現了凹疤,雨水還是沒得落下來。」王龍恨恨地說:「稻死了,大家都要餓死了。」

稻子不會死的。

台灣商人都有很強烈的求生、求勝意念。這次〈活著〉專題,由資深撰述李采洪策畫,我們探討了八家企業在逆境中的思惟與求生術,看他們如何「讓稻子活起來」。

此外,由《商業周刊》總主筆李美惠執筆,披露了一段去年陳水扁與李登輝密組聯合內閣的內幕。這一段沒有成局的政治協商,前經濟部長王志剛因此差一點登上閣揆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