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我攤開報紙在同一個版面,看到兩則新聞:一則是「旺宏電子進駐蘇州園區,簽約買千畝地,預計投資一.八億美元」;另一則是「日月光中壢園區,暫停開發」。這兩則新聞反映出台灣一體兩面的現象:出走與停滯。

這期《商業周刊》的封面故事正巧談的是科技蘇州。五月,資深記者劉志明、記者黎晶晶、攝影江思賢深入蘇州,以文字與鏡頭記錄了蘇州城。

近幾年,進駐千年古城蘇州的科技廠商非常多,全世界五百大企業中,有一六%在蘇州投資。過去唐伯虎等「江南四才子」吟詩處,而今成為長江三角洲流域最重要的科技重鎮。

根據蘇州官方的估算,台商投資大陸,平均每六元中,就有一元落在蘇州。所以,旺宏電子的買地,只是繁華蘇州的景像之一。蘇州不只在建設,每一幢廠房與大樓的背後,都需要主事的專業經理人,也就是對高階人力的渴求。

一位人力資源專家說,當地部分高階人力的薪資甚至高過於香港。還有一位的談話更悲觀,他擔心,以後的台灣人,一軍到大陸,二軍留在台灣。因為大陸戰場的對手,來自世界各地。你如果不是台灣的一流人才,還是省省力吧。

這是一個快速改貌的世界,每一個角落的地圖都在重繪。大約十年前,我去過一趟蘇州,如今,蘇州烙印在我腦海中的印象就是女紅蘇繡、粉牆黛瓦的徽式建築,很會講解庭園典故的老太太,以及落後的工廠。那時候,我對蘇州最強烈的感覺就是:失望。因為,它失去了江南城鎮的柔媚,又走不出現代城市的企圖。

顯然,這幾年的蘇州找到它的自信,找到它在新舊之間的平衡。

世界在改變中,有人站起來了,有人跌下去了。大陸的經濟不見得如表象的好,但它給了希望。而台灣呢?最近經發會開鑼了,聚集政商界一流人士,但能敲出什麼聲響?很多人質疑。

隨著台灣經濟起飛的我們,都對此刻的台灣感到無奈,但是又不甘心。台灣,就只能這樣生悶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