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禮拜閱讀商周,你可以深刻認識兩位女婿:精業資訊董事長黃宗仁(永豐餘女婿)、交通銀行新任董事長鄭深池(長榮女婿)。

如果,在企業界被定位為「女婿」者,早期多是因「妻」或者因「丈人」而貴。正如《商業周刊》資深撰述郭奕伶所述:他們比一般人更快「拿到一張通往上流社會的通行證」。一個有腦袋的青年才俊,擁有上流社會的通行證後,事業的成就當然是如虎添翼。但是,擁有通行證不等於取得上流社會的身分證。

我一個朋友曾經是上市公司家族的乘龍快婿,後來無法適應每天比車子、比房子、比送禮的氣派的生活壓力,選擇離開。女婿的壓力不僅止於此,更包括事業上的成就壓力。也因此,我們現在看到「女婿們」的商場成就能青出於藍者,很少。

來自傳統產業的黃宗仁算是少數的異數,他離開家族企業永豐餘紙業後,開創出更大的天地。雖然如今精業的股本還是比永豐餘小,但是,其股票總市值早就超過母體永豐餘。他說,岳父何傳是影響他經營企業很大的人。

但是,你看他現在出招的思路,迥異於來自傳統家族事業者。例如,他說,有合適的買主,連他一手創立的精業都能賣掉,他不一定要當董事長。他的思維較接近一個投資家,打破上市公司董事長的條條框框:「買公司是要買它的未來,買它的股票是為了要賣的,不是放在家裡的。我想任何時間,賺了錢就要把它賣掉。」他甚至如此提醒手上握有精業股票的企業界朋友們,看到高檔就要記得出脫。這期商周封面故事,我們要聽他「賣精業」的邏輯,聽他如何提早手握現金,聽他不景氣下如何布局下一步。由資深撰述郭奕伶與記者楊沛文聯合執筆。

這星期,另外一位「女婿」風雲人物是長榮集團副總裁鄭深池,他是張榮發的女婿,但是,最近長榮集團的新布局中,王子掌權,駙馬爺失勢。不過,他在集團內碰到天花板後,往外尋找新天地,最新的動向是出掌交通銀行。他與阿扁總統過往的交情,是讓他坐上這個位子的原因嗎?這期商周有相關的報導,此外,陳文茜專欄本週選擇了一個很發人深思的題材,當只剩下一個乳房時……。同時,資深媒體人徐宗懋從本週起新推出〈時空的瞬間〉影像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