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期《商業周刊》有三張照片,讓我印象深刻,這三張照片的主角都是台灣通用新任總裁劉小稚。我沒見過她,但透過攝影主任駱裕隆的鏡頭,我看到專業的她、可愛的她,更看到神秘而深沉的她。

她,很多樣,你不知道哪一個才是真正的「劉小稚」。

為什麼我要在一開頭,就花了一百字的篇幅描述一個你、我都不認識的人。因為,她很傳奇,因為,她可能會成為台灣的話題人物。

這波大陸熱,大家的焦點都放在上海,忽略了你我周遭的環境也在改變,劉小稚的到來,就是變數中的因子。為什麼,一個來自青海的大陸人,能跨海來台整頓台灣通用?因為,美國老闆器重這位當過技術工人、擁有德國博士學位、在中國大陸南征北討過的女性。

她走過很艱苦的路,從青海到德國,她說:「我可以在世界各地工作」、「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工作,往死裡幹」、「我成長過程很辛苦,沒一個成果是白給的。」這樣的大陸菁英如今冒出頭了。

短期內,因為政治問題,台灣不會有太多的「劉小稚」。但是,劉小稚的到來,給了台灣人什麼啟示?有一天,當大陸人由你的部屬角色,變成你的老闆時,你該看的書,不再是如何管理大陸人,而是如何與大陸老闆相處。

你不去大陸,並不代表他們不會過來。事實證明,大陸菁英的高階管理能力,已經被國際大公司認可,而且開始活躍於亞洲舞台。所以,劉小稚到台灣不是意外,而是必然。

這期商周的封面人物正是劉小稚,由資深撰述李采洪、資深記者周啟東、記者徐蘊康、謝柏宏聯手採訪企畫。

這期商周,還有一個讀者期待已久的〈陳文茜專欄〉。在讀者的千呼萬喚之下,陳文茜完成了她的小說後,歸隊了,重新提筆了。

六月底,她也飛到北京,在紫禁城聆聽世界三大男高音的演唱。她從北京辦三大男高音演唱會聲援奧運的活動,體會許多。她以五千五百字的篇幅,深入地提出觀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