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已有在大陸工作的台灣人甘願領人民幣三千元的工資?這是資深媒體人廖慶洲先生最近一趟大陸行之後,發現的新現象。他提筆寫下台灣幹部競爭力備受威脅的觀察,披露在本期《商業周刊》。

這件事情的意義是,有人飄洋過海到大陸工作,卻只領一萬二千元,其薪水竟比台灣政府保障的基本工資還要低。「你們公司的總機都不只領一萬二千元的薪水,為什麼有些台灣人肯委屈求全?」人民幣三千元的現象,勾引出許多問號。

一些台商告訴我,上述現象多半發生在傳統產業的幹部身上。有些早期到大陸工作的台灣人,約滿之後回台灣,卻找不到工作了,因為傳統加工業多半都出走了。加上,他們的妻子多半是大陸人,因此讓他們想重回大陸工作。但是,再回頭,大陸的缺,也被當地人給補上了。他們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只好接受比照大陸人的薪資條件。在東莞開設皮包工廠的賴老闆說,他以前有一位管理廠務的台灣籍經理,薪資約新台幣八萬元,後來他回台灣了。老闆擢升他手下的一位大陸人,薪水約新台幣八千元,這位大陸人高興得不得了。老闆私下說,這位大陸人比台灣人好用多了。做生意將本求利,他現在給薪水的心得是︰不再分大陸人、台灣人,只管能力。

能力,就是我所講的「傢伙」。
現在好多大陸人冒出頭了。老闆的心態是︰降低成本、追求最大利潤。如果,八千元月薪的大陸人能取代八萬元月薪的台灣人,那請問,他還會用台灣人嗎?老闆的邏輯是︰廢話少說,亮出「傢伙」。

過去,台灣幹部仗恃的是「台灣經驗」。以為「台灣經驗」就是最值錢的「傢伙」,但老闆要的是貢獻、要的是能力。只憑「台灣經驗」是很脆弱的。最近,中國大陸的職場生態,正嚴酷地替換掉「空有經驗,而沒有能力」的台灣幹部。

讀廖先生的大陸行引發我不少感觸,讀這期〈封面故事)一個史丹佛博士的上海歷險記,也給我不同的啟發。後述的這篇專題,是由資深撰述李采洪所執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