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專欄作家李岳奇先生有一回送我一張CD,那是一張有些奇怪的CD。創作者是一位攝影者,一位視覺工作者如何玩音樂?他把巴黎街頭的聲音移入CD,所以,人聲、車聲、歌手聲……都在其中,像一部聲音電影。音樂有時是一種情境的傳遞,或者空間氣氛的傳遞,它的元素不盡然只是旋律,這是我聽這張CD的感覺。

我從聽這張創作,也想到許多的可能性,想到我們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的主角楠梓電子董事長吳禮淦。如果一張CD都有很多表現手法上的可能性,那麼,可塑性更大的企業生命應該有更大的彈跳空間。

吳禮淦當初幾乎是被環保問題「逐出台灣」,他在台灣的工廠一度被停工,他流著淚跟員工說,這無異是扼殺他的孩子。但,他在危機中尋找企業生命的可能性,轉到江蘇昆山去尋找事業第二春。他也是昆山市第一個大型台商,如今苦盡甘來,他在大陸的滬士電子成為標竿台商。他也在當地政府的背書下,積極籌備在上海B股掛牌的事宜。

他們與巨大(捷安特)可並列為大陸台商大本營昆山市的雙霸。五月底六月初之際,資深記者劉志明、記者黎晶晶與攝影江思賢深入大陸江南,足跡達上海、昆山、江蘇,再度深入大陸台商部落,所製作出的第一個專題呈現在本期的封面故事上。

從他們的筆與鏡頭,我們看到許多的可能性,例如上述的吳禮淦,再例如昆山市的發跡。這原本是一個小農村,十年的開發,成為一個富裕之城。劉志明站在昆山婁江的正陽橋上,寫下一段文字,記錄了昆山的今昔:「破舊的民船,過去運送漁獲蝦蟹與稻米,往來南北,現在蝦蟹與稻米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從北方運來磚頭與沙子,為的是堆積一棟棟嶄新的廠房而來。昆山經濟開發區從過去沒沒無聞的魚米之鄉,到現在成為大陸中央認可的國家級經濟開發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