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畔看大陸人橫渡長江,是一個難忘的經驗。

五月一日,我在武漢市恰巧碰到「橫渡長江」游泳競賽。從黃鶴樓旁起游,橫渡的泳者必須要超過每秒一百五十公尺的長江流速,才能抵達對岸。而且,當地人說,這裡是長江與漢江的交會,江浪比海浪更不穩定,水流湍急,不時有漩渦。我站在岸邊,看著多數的泳者最後都體力不支,向長江投降了。有一位五十歲的武漢人也是被江浪沖得很遠,高官們都覺得不會有人能成功上岸而回座位休息後,他竟然逆流而上,硬是橫渡成功。看他在抵達目的地的最後五十公尺處,浮沉於江浪間,但兩隻手臂不放棄地向前衝。那一幕,那股毅力讓人深深感動。他是一位下崗工人,在長江游了幾十年,但是從沒有橫渡長江。上岸後,他開心地說「不到長城非好漢,不游長江留遺憾」,大呼過癮。

不只是他,這次,還有一位六十一歲的老太太也是橫渡長江的泳者。他們把長江擺在心裡,擺在夢中。因為毛澤東曾經在武漢十七次橫渡長江。

在上述的情境,長江代表一個高目標,一個挑戰。很多升斗小民心裡都有一條「長江」,大老闆們呢?首富之子的「長江」又是什麼?

台灣人多知道蔡萬霖,但是,有些民眾還不知道台灣的「首富之子」蔡宏圖。他現在是國泰人壽董事長,掌管的總資產金額超過新台幣一兆元。很多商人愁沒有錢,但他愁的是如何「用」錢,如何讓龐大的資產發揮更大的效益。

很多人羨慕蔡宏圖生長於首富之家,但是榮華富貴的背後,是他如何開創更大格局家業的沉重壓力。過去壽險公司是台灣的印鈔機,連連下金雞蛋,但是黃金歲月已過,霖園集團的下一步是什麼?首富之子如何布局下一盤棋?父親蔡萬霖已是台灣首富,蔡宏圖還要什麼?他心中的「長江」是什麼?

這期《商業周刊》的封面故事,我們的採訪隊伍從台北拉到日本,記者林亞偉與攝影主任駱裕隆探索「首富之子」蔡宏圖的內心世界。同時,也關照亞洲幾位首富之子的現況。